1. 首页
  2. 科幻末世

浮生烬梦火舞迷城 第18章 代价

莫涯歌也不含糊,赶紧追了上去。追了半路,莫涯歌看上官泪凝丝毫没有想妥协回去的想法,也就决定顺了她。挥了两下马鞭,尽力追上,“我认输了还不行吗?”

“早说不就行了~”上官泪凝一脸嘚瑟的看着莫涯歌,完全没有表谦逊的想法。

“我错了。”

“诶,正好闲的无聊,说说你是怎么得到灵芝的?据说那些家伙可是不死不伤。”上官泪凝一脸好奇,和那次在妓院见到她时,她的样子一模一样。就好像天真无忧的孩童,真想知道她这些年来是怎么过来的,一定很不同。

其实只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她的潜意识里仍是相信着这个世界的,她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真爱。就像自家墨琴姐姐对自己一样。

莫涯歌愣了一会儿才说:“方法很简单,狼为食忘。跟它们商量了一下,我请他们吃肉,他们给我灵芝。”

“那些狼怎么比你还没有原则。”上官泪凝皱眉哀叹。

果然,我想的没错,幸好那儿会儿泪凝不在。

“快到了。”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开始升高,莫涯歌皱起眉头,这大师父怎么会挑这样的地方?不过以他的能力能到达的地方,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真的不能完成的事情。可是他却没意识到,这里的丹药是30年前放进来的,那时的这里与现在定是有着不少差别。

“看来还真是一个麻烦的地方。”走了一段后,连马的呼吸都十分不稳,逐渐的气喘吁吁。不管是莫涯歌还是上官泪凝的额角都低下汗来。

“你还受得了吗?要是被火烧了你的花容月貌,我都替你不值。”

“反正都是一个人,何况我又看不到自己的脸。”上官泪凝故意说的云淡风轻,眼睛直视前方,余光却在不停的扫着莫涯歌。

莫涯歌看的心里一直在发笑,心想:这么可爱的小丫头,一定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如果这个人在自己的生命里消失了,就连我也会不舍吧,甚至痛苦。莫涯歌很惊讶,自己怎么忽然出现了这种想法。明明才遇见没多久,她怎么会给自己这么大的影响。我莫涯歌能在武林处的自得,不就是因为洒脱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吗?如今这是怎么了?这次事情结束后,或许真的该好好想想了。

“那我不管你了。”两人看马儿累成这样,也不忍心它们在跟随。于是二人下马,朝熔洞走去,果真,他们看到了洞口。不过这洞里四处都是岩浆,十分危险。

莫涯歌习惯性的看了一眼上官泪凝,这会儿反倒是泪凝先开口:“没我的话,可能性更小。”脸上挂满了自信,就像莫涯歌小时候每练成一种武功,去向师父挑战是的炫耀表情。但是他想到每次的结果,可还真的不希望上官泪凝和自己一样。

两人十分小心的走进熔洞,开始的时候,路的面积还可以,但是越走越窄。熔洞里岩浆的颜色将他们的衣服和面容都映成了暖橙色,“小心点。”

“嗯,放心。”

两人走着走着直到走到了一片熔浆前。上官泪凝好奇的看着莫涯歌,纠结的问道:“怎么回事儿?”他这个大师父怎么会把丹炼在这种地方,还有当初他是怎么进去的?

“我终于知道大师父这丹为什么一炼就是30年了,要不是我们,真不知道他会炼上几百年。”真有够缺德。

“那你有办法吗?”

“没有。毕竟我们现在连绳索铁链都没有。”看着眼前的火海,莫涯歌也发了愁。

“那我们就不要取了。毒不解就不解嘛。有什么关系,大不了就……就死了嘛!”这是上官泪凝说的最云淡风轻的一次,仿佛这件事情跟自己完全没有半文钱关系。

“不行。”莫涯歌握住上官泪凝的手,坚定的说着,“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我取出丹药,我们一起走出这里,要么你自己出去,我相信大师父和四师父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上官泪凝再不问莫涯歌到底值不值,因为她知道,问了也不会有答案,就像她如果没有中这离欢之毒她也不会知道自己喜欢莫涯歌一样。她想了很久,最后终于决定,“你对自己的轻功有自信吗?”

“那又怎样,轻功再好,没有支撑点也不行呢。”

“有了支撑点,你能保证你能回来吗?”

莫涯歌此时的心全放在怎么取丹药之上,完全没发现上官泪凝的不对劲儿,也就应付性的答了一下,“应该。”

上官泪凝抿了抿嘴,内心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做下了这个决定。“如果我有办法给你制造支撑点,你就一定得给我回来。”

莫涯歌看着上官泪凝,有些好奇她到底想干什么。上官泪凝看着前方的炼炉,“你去取丹药,我来帮你制造支撑点。”

“你想怎么做?”

“相信我。”上官泪凝看着莫涯歌,她的眼神倒是让莫涯歌不得不相信。

莫涯歌起身一跃而上,而上官泪凝闭上了眼睛,拿出匕首,直接割破了自己的手腕,用着自己点水成冰的“美人泪”为莫涯歌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支撑点。红色的支撑点在岩浆的映照下显得并不是很突兀,从而他也不是在第一时间反应出来这是用泪凝的血液凝成的。不是他会想不到,而是他根本就不想往这方面想。

但是明显的,莫涯歌的速度加快了。即便这样,在莫涯歌返回之前,上官泪凝为他造了最后一块以血为原料的支撑点。看到莫涯歌已经安全后,自己也放心的倒了下去。你执意要做的事儿,我帮你做完了我也满足了。

上官泪凝直接倒了下去,对身下的岩浆、烈火完全没有感觉。“凝儿……”这一幕直接看愣了莫涯歌,但是却没有一分犹豫,直接扑向上官泪凝,就在那迫在眉睫之际,将她拉了回来,可是岩浆却烧伤了自己的手臂。

莫涯歌不顾自己的手臂,抱起上官泪凝就冲洞口跑去,那速度着实像身后有百匹狼狗追逐。

没多久就看到了自己的宝马,立刻骑了上去,手紧紧的握住泪凝还在流血的手腕。“真是一个傻丫头,如果你再出点什么事,我做这些事还有什么用呢?”虽说是我要做三件事,可是为什么付出最多的似乎从来不是我。

莫涯歌叹了口气,撕碎了身上名贵的衣服,给她包扎短暂性的止住血。他轻轻理了理上官雷凝的刘海儿,轻吻她的额头。

此时的上官泪凝已经微微恢复意识,自然他的吻,她也感觉得到。记得不久前她也是这样被一个男人抱着。不过这回的感觉和上回完全不同,比上回还要温暖的多。让她留恋的更不愿醒来。

到了凤鸣山庄,莫涯歌直接将泪凝交给了鬼医,这一路上,似乎他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手臂上也有伤。

“天哪,乖宝贝,你的手臂怎么了?”要不是鬼母的叫唤,莫涯歌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想到的。看来爱情这玩意还真是止痛的良药。

“我没事。”

“什么没事啊,老大,都怪你,瞧你干的好事。自己没胆量取药还让自己的徒弟去。”鬼母不停的责怪他,但是对于莫涯歌却始终下不了手。毕竟这个烧伤程度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搞得定的。

“你们是这么做到的?”对于他们能取出丹药来,凤鸣庄主也很是好奇。而看到躺着回来的上官泪凝,也有些心软。

不过这只是他听到莫涯歌的答话之前,“她练过美人泪。所以可以凝水成冰。”

凤鸣庄主的语气立刻冷了下来,“第三项就是,你带着上官姑娘去绿茵山找黑素云。”

听到这个名字,不仅是莫涯歌,屋里所有的人都皱了眉,而且有些心惊胆战。这黑素云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女人。尤其是对长相俊美的男子来说。

“乖宝贝,你不要去好不好,那黑寡妇会要了你的命的。”

莫涯歌却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看到上官泪凝已无事,他才起身前去拿些治疗烧伤的药物。鬼医看了莫涯歌一眼,“这回是真心的吗?”

莫涯歌只是安静的给自己处理伤口,表面上看似平静无比,可是眼神上确实明显的心不在焉。鬼医自是旁观者清,也再不闻不问。放下两瓶药便离去。

上官泪凝醒后,“上次你欠我的,这回你算是还清了。”

莫涯歌笑笑,“但是这回,我欠的好像更多了呢。还人情还真是不容易啊。”

上官泪凝并不看着莫涯歌,只是直视着前方。空气里一道声音直接传到上官泪凝耳中,“凝儿,不要总是白费力气,很多时候,就算你豁出性命也违背不了天意,更违背不了我的决定。”那雷厉风行的语气,那果断决绝的态度,非上官暮莫属,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下一件事是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26/142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