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因为有你在身边 第18章 不合时机的重逢_夏夜之雪的小说

走在回去的路上,艾布纳深深呼出口气,笑着说道:“刚才在回收碎片的时候,作为旁观者的我们都觉得好紧张啊,深怕会出差错。”

“我相信是夏晨的话一定没问题的。”蓝伯特目不斜视地直视前方,神情淡然,说出来的话却使夏晨的腮边浮上两朵淡淡的红晕,令艾布纳和坎蒂丝不禁翻了个白眼。

坎蒂丝没有丝毫顾忌直言道:“不知道刚才紧张到将艾布纳的手臂掐出一小片青紫的人是~谁~呢~?”语气中满是调侃,眼角余光还瞄了蓝伯特一眼。

“你好烦啊。”第一次,蓝伯特在夏晨面前出现了气急败坏的神情。

不知为什么,夏晨觉得这样的蓝伯特好可爱啊,不自觉地轻笑一声,引来了其他三人的注视。

“蓝伯特好好笑,对吧?”艾布纳躲过蓝伯特射过来的冰冷视线,笑嘻嘻地说道。

夏晨顿了一下,略感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不小心将真正的理由说了出来:“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蓝伯特很可爱,没想过要笑的。”话刚冒出口,夏晨就惊觉不对劲,连忙捂住了嘴巴。

此话一出,艾布纳和坎蒂丝懵住了,蓝伯特则是满脸通红,连带着脖颈和耳根都红透了。

数分后,艾布纳和坎蒂丝总算是回过神来,然而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却是一脸怀疑的上下打量着蓝伯特。

得到蓝伯特的一枚写着‘有什么好看的’的目光后,艾布纳和坎蒂丝歪了歪头,头顶冒出好几个问号。

这家伙哪里可爱了?是不是应该带夏晨去看看眼科会比较好啊?

停下来的步伐再次迈开,走到中途他们遇到了夏晨之前的同学。

两伙人刚碰到的时候都愣住了,一时之间沉默在空气中蔓延。

最先打破这气氛的是墨梓清,他走上前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眼底闪过一抹惊喜,伸出手臂想要碰一碰夏晨,确认一下是不是实体的时候,被夏晨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伸出的手臂僵在半空中,然后慢慢垂了下来,墨梓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回来啦。”

夏晨点点头,轻声说道:“因为有事要做,所以回来一下。现在正准备回去。”

闻言,墨梓清慌了,也不顾夏晨的不情愿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急促地喊道:“这么快?!再留下一阵子吧!”

夏晨摇了摇头,“不,我不想逃课,更不想请假。我在现在的学院里过得很开心。”说罢想要挣脱开墨梓清的手,无奈他实在是太用力了,根本就抽不出来。

就在此时,蓝伯特面无表情地向前迈了一步,抬手拽住了墨梓清的手腕,语气无比冰冷:“放开他。”说话的同时力度一点点增大。

墨梓清痛呼一声,急忙将手抽了出来,轻轻揉了揉变得通红起来的手腕。

夏晨无声地松了口气,托蓝伯特的福,总算是放开我了。如此想着的夏晨一点一点挪到蓝伯特的斜后方。

“那个,我的名字叫白凝颖,请问两位叫什么名字呢?我想和你们做朋友呢,可以吗?”站在后面一直没出声的白凝颖走上前,红着脸地看了蓝伯特和艾布纳一眼,语气中带着一丝羞涩。

蓝伯特和艾布纳对视了一眼,蹙起眉头没有考虑半分便迅速拒绝了:“不好意思,不可以。”

也不知道白凝颖是不是哪条筋搭错了,竟会将蓝伯特和艾布纳的意思完全扭曲到另一边去,脸上浮起两朵红晕,表面上装作一副犹豫羞涩的模样,但暗地却十分大胆的向两人抛媚眼,还自顾自的说道:“讨厌啦~你们都那么想跟我发展朋友以外的关系吗?唔……你们两个都很帅,好难选择呢~当然,你们想三人行也不是不行啦~”

“……”夏晨一行人满头黑线,这女人有病吧!

艾布纳斟酌了一下,摆出一副真诚的模样说道:“小姐,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精神科会比较好。”

此话一出,白凝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站在她前后左右的同学都迅速扭过头去,捂住嘴巴拼命忍笑,站在最后面的两个男生甚至无声地笑得差点直不起腰来。

“你、你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坎蒂丝丝毫没有顾忌的直言道:“他们两个对你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别自作多情了。你是不是被言情剧毒害的很深变脑残了啊?脑子有病就去医院治疗,别出来祸害无辜的人。”

“你、你……”白凝颖被气得话都说不完整,同时脸色变得越发苍白起来,视线扫视了周围一圈,看着拼命忍笑的同学们,一时之间她感觉很无地自容。

站在最后面的那两个男生在坎蒂丝的话说出口后终究是忍不住了,一阵大笑声顿时响彻整个永生墓场。

其他同学看着其中一个男生笑得那么夸张,一时间都懵住了。

原来平时那么冷漠的人也会笑成这样的啊……

片刻后,两个男生笑够了,用指尖抹去眼角冒出的泪珠,迈开脚步走到夏晨一行人的跟前。

蓝伯特艾布纳和坎蒂丝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即艾布纳惊喜的喊了起来:“夏熙!晓曦!好久不见!”

这下子轮到夏晨的脸上闪过惊讶的表情,他们是认识的吗?

顾晓曦笑了笑:“好久不见呐。你们两姐弟还是一样时不时会冒出些犀利的话来,特别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根本一点顾忌都没有。”

一旁的洛夏熙赞同的点了点头,嘴角噙着的一丝微笑为他平时一直摆出冷漠表情的脸上添上了一抹柔和。

艾布纳开玩笑般手握成拳头轻轻锤了锤顾晓曦锁骨下一点的位置,“你不也是没什么变化,还是一样那么喜欢跟夏熙呆在一起。”

“你羡慕吗?”洛夏熙似笑非笑地看着艾布纳。

“……”艾布纳沉默了数秒,摆摆手:“不,完全不羡慕。”

“说起来,你们什么时候才回来?”

“应该也快了吧。”

像是想起什么,蓝伯特开口问道:“话说,为什么你们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的啊?”

顾晓曦和洛夏熙愣了愣,无奈地说道:“那是因为白同学说要在这里找艳遇,她很羡慕夏晨,觉得来这里的话就能跟夏晨一样遇到帅哥。我和阿熙根本就不想来,是别人硬拉着我们来的。”

四人沉默了数秒,艾布纳走上前一脸深沉的拍了拍顾晓曦和洛夏熙的肩膀,“你们也真辛苦啊。”

顾晓曦和洛夏熙干笑几声,没有反驳。

“不过话说回来,”坎蒂丝瞟了还在僵直中的白凝颖一眼,有些好笑的说道:“那个叫白凝颖的女生脑子是不是被门夹过啊?要是来墓场就能有艳遇的话,那这里还叫个毛线墓场啊?再说了,一般人都不会随随便便就来这种地方吧?这里可是墓场,而不是菜市场。”

“就是说啊。”顾晓曦无奈地摇摇头,深深叹了口气。

布鲁诺姐弟、顾晓曦和洛夏熙的对话一点不漏自动钻进白凝颖的耳中,她的脸上逐渐被怒气的红色染上,她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转身走了,她已经无法呆在这个让她蒙羞的地方了。

天色在变化,不知不觉中太阳就快要下山了。

洛夏熙瞄了眼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说的也是呢,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学院了吧?”

“的确。况且我们才走了一半,还有一半的路程呢。要是再不快点太阳就要下山了。”

“那我们走吧。晓曦,夏熙,拜拜~”

“拜拜~”说罢顾晓曦和洛夏熙就转身离开了,其他同学见状,也跟着两人一起走了。

只剩下墨梓清一人呆愣在原地,视线紧紧地跟着夏晨。夏晨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人一闪,瞬间就躲到了蓝伯特的身后,手指紧紧拽住他的衣摆,身体小幅度的颤抖着。

那眼神好可怕,好露骨……我做了什么事吗?为什么要这么看我?

蓝伯特微微侧过身,使自己的手可以碰到夏晨的头,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别怕,有我在呢。”

闻言,夏晨小声的嗯了一声,很不可思议的身体的颤抖竟停了下来,心也恢复了平静,将脸埋到蓝伯特后背的衣服上,轻声说了句谢谢。

蓝伯特只笑了笑,又摸了摸夏晨的头,把身体转正,将夏晨完全隐藏到自己的身后。对上墨梓清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已消失不见,沉下脸来眼神没有一丝温度,就连语气也是一样冷到掉渣:“收回你的眼神,上一次夏晨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你还想干嘛?”

“我、我只是……”墨梓清吞吞吐吐的,表情很不自然,视线还时不时往蓝伯特后面瞟。

看着墨梓清的表情和动作,蓝伯特的脸色往锅底色发展,这家伙……难道还没彻底放弃夏晨吗?!

站在一旁的艾布纳和坎蒂丝看着眼前宛如修罗场的场面,又抬头看了眼天空的颜色,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要在太阳下山前走到大门那里是没什么可能的了……

躲在蓝伯特身后的夏晨抬眼瞄了瞄蓝伯特面无表情的侧脸,又瞄了瞄对面的墨梓清,把头扭到一边去,然后仰起脸看着逐渐变深的天色,咬咬牙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慢慢从蓝伯特身后走了出来,夏晨抬眼直视着墨梓清,说道:“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我?”

闻言,在场的其他人一愣,都惊讶地看着夏晨。不会吧?难道说夏晨没注意到吗?

无论如何,墨梓清想要是再不说出来的话,可能就没机会了,于是乎他鼓足勇气认真地说道:“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啊!!”

“……”这下子轮到夏晨愣住了,“……诶?”

墨梓清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夏晨,喉结上下滑动着,满脸紧张的神色。连着站在夏晨后面的蓝伯特也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但却没有死死盯着他,因为害怕会给夏晨更多的压力,本来夏晨就不喜欢被人死死盯着。

至于站在一旁看好戏的艾布纳和坎蒂丝则是拿出手机按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数分后,夏晨总算是回过神来,然而却立刻对上了墨梓清紧盯着自己的深邃眼神,身体不留痕迹地抖了抖,尽管心里冒出了想要退缩的想法,但是……这种事是不能逃避的,越是逃避越拖得久,对双方的影响就会越大,所以必须要快点说清楚…!爸爸妈妈以前是这么说的。

抿了抿嘴唇,夏晨深深呼出一口气,抬眼正视着墨梓清,直言道:“抱歉,我不想呆在无法给我安全感的人的身边,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对你没有心动的感觉。所以,抱歉,我无法回应你的感情。不过…还是谢谢你喜欢我。”

墨梓清低下头,微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眼,垂在大腿边的两只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最后还是松了开来,抬起头想要微笑却发现自己已无法牵动嘴角,嘴巴一张一合的,还是没有说话。

又过了两分钟,墨梓清深深呼出一口气,无力的笑了笑:“谢谢你能够给我那么清楚的答案,这下子我就能彻底死心了。拜拜。”说罢没有去看夏晨的反应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那落寞的身影,夏晨的眼里染上了一抹迷茫。

“是我……做错了吗?”

蓝伯特抿紧嘴唇,上前将夏晨的手完全包在自己的手掌当中,轻声说道:“不,你做得很好。”

“是这样的吗?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说实在的,我不是很懂怎样处理……”

艾布纳和坎蒂丝互相对视了一眼,轻笑一声看向夏晨,“蓝伯特说的很对,你做得很好。这种事还是快点给对方答案会比较好,不然拖久了对谁都不好。这次你拒绝了他,也必定给了他一定的伤害,但是不是有一句话叫做长痛不如短痛吗?你也不要自责了,你并没有错哦。”

沉默了数秒,夏晨才微微一笑,说道:“嗯,谢谢你们。”

太阳即将要下山,然而他们还有一半的路程要走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24/140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