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胭脂商后 第468章_赴宴

“好!”叶翕音点头应允,这次应的很痛快。

何时能放下?谁知道呢。

反正是她自己心里的事,只要她不说出来,神仙也猜不透。

尽管叶翕音无心占着楼嘉钰的情感不放,可是此刻他执念正重,她觉得死劝未必有效,只能等来日慢慢让他放下了。

“在你尚是自由身事,能不能不要刻意躲避我?我保证不会越矩,也不会总拿这事烦你。”楼嘉钰小心翼翼说出心中的恳求。

“好!”叶翕音回应的时候,从楼嘉钰的脸上看出他内心的不安。

是因对俩人感情未来走向的明显不确定,让楼嘉钰这位一向从容潇洒的翩翩贵公子,都会不自觉地表露出这样的不安,那她此前在景辰面前,是不是也表现过类似的状态?

轻轻摇了摇头,叶翕音甩开心头缠绕的思绪,抬起头对着楼嘉钰绽出一个单纯的甜笑。

抛开这些儿女情长,其实楼嘉钰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她对这份友谊一直很珍惜。

天色已彻底黑下来,夜雨无声,叶翕音起身打算回客栈。

楼嘉钰因为叶翕音的缘故,这阵子也随她一起住在客栈。

尤其眼下既然已经表明了心意,楼嘉钰更要光明正大地守护在她身边,反正小音已经知道自己喜欢她,那自己寸步不离她身边,也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刚才的表白被拒绝,不过楼嘉钰此刻却觉得挺暗爽的,至少想对叶翕音好的时候,再也不用藏着掖着,向以前一样还得费尽心思找各种借口。

现在能名正言顺地疼她,守护她。只要一句“喜欢”,多么妥当的理由啊,今后他不论为她做什么,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两人刚走到前厅,迎面正遇上祥叔,手里捧着一张精致的描金请帖,正要往后院送去。

看见楼嘉钰出来,祥叔上前将请帖双手奉上:“这是总督府前日派人送来的,说是请少爷明日过府饮宴,这两日少爷没回来,老奴正打算晚点让人将拜帖送去府中请老爷的示下,可巧少爷就回来了。”

楼嘉钰接过帖子道:“这事儿我早已知道,数日前我遇到仇家二公子,他跟我说了,原是总督府要扩建办的喜宴。幸好你没送去那边,老这两日与夫人去了济宁镇,眼下也不在家里。”

楼祥道:“老奴也听说了总督府要扩建的事,盘算多半也是为此事摆宴,贺礼已经替少爷预备妥了,明日让小子们带着随少爷一同过去。”

楼嘉钰轻轻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侧身对叶翕音道:“我听闻你好像说起过,你叔父近日也要去总督府里做事,明日也会过去吧,不如你随我同去。”

叶翕音笑道:“我叔父不过是个普通的技工,怎可能被请去参加总督府的正宴。”

楼嘉钰却道:“反正你明日也要紧没事,不如随我一同去凑个热闹,也好适应一下,往后你参加这样宴席的时候可多着呢!”

若真做了楼府的少夫人,这样的场合的确是一年到头应酬不完。

叶翕音只当楼嘉钰指的是自己生意做大之后的应酬,便也没在意。此刻听闻有机会进总督府,心想兴许能打听到对叔父有用的消息,便点头应了。

楼嘉钰见她同意,随即道:“那不如今晚咱们就在我这里歇下,总督府离此不远,省的明日还得来回折腾。”

叶翕音想了想,轻轻点了下头,却道:“不过明日我可不要像今天这样被人像看猴戏一样看,我要穿男儿装。”

楼嘉钰想起下午时叶翕音别别扭扭的模样就想笑,也不勉强她,随即吩咐楼祥预备客房,顺带准备一套适合叶翕音穿的男儿装。

难得叶翕音留宿,楼嘉钰犯了棋瘾,缠着叶翕音下了半宿五子棋。

五子棋是他前阵子才跟陈乔学的,眼下叶清已经下不过他了,之前没事儿就去作坊找陈乔下几盘过瘾,今日逮着叶翕音赋闲,楼嘉钰自然不肯错过这个切磋棋艺的好机会。

都怪飞灵太笨,棋下得实在太臭,得空他得把这五子棋教给父亲和母亲,这样一来,等他再过去给父亲请安时候,就陪着老人家下两盘棋,还能少听几句数落呢!

不过话说回来,还是他的小音最能干,这么简单又好玩的东西,她是打哪儿学来的呢?

次日用过了早饭,由红竺伺候着换了妆容,叶翕音便与楼嘉钰同乘一辆车轿赶往总督府。

因今日是男子装扮,叶翕音没带红竺,除了楼家几个拿贺礼的小子跟着,楼嘉钰特别吩咐飞灵,饮宴其间要好生照看叶翕音。

原以为叶翕音头回进总督府多少会有点紧张,可令楼嘉钰意外的是,叶翕音对于这种场合的接应礼数,竟表现得娴熟妥帖,挑不出半点毛病,竟像平日做惯了的。

其实这样的场合于叶翕音,的确一点都不陌生。

她前世的父亲是大明天启年间的进士,后官拜工部主事,身为官家小姐,她常随母亲参加各种宴席是常事。

她前世的外祖沈家,更是江南有名的世家大族,族中男子担任京官的就有十几位,后辈子侄中高中举人进士者不计其数。

与外祖家每年的年节家宴相比,其实总督府今日这种规制的宴席,也算不得什么。

二人进门,仇家管事见了楼嘉钰,都不跟他要帖子,赶着吩咐家仆将二人引向后面园子里嘉宾上位。

两人来的不早不迟,刚落座不久就开了席。

严鸣见他二人过来,一眼就认出了男儿穿扮的叶翕音,因与楼嘉钰和琳珑的关系,严鸣对叶翕音也自然而然比以前相熟许多。

三人挨着落了座,席间便有不少熟客过来跟楼嘉钰寒暄。

因与楼嘉钰同来,众人难免客套询问几句叶翕音的身份,楼嘉钰只说是族中远房堂弟,因尚在读书长辈不让喝酒,替她将一切应酬全推了。

叶翕音落得清闲,边吃酒席边听戏,顺便听听周围众人的闲聊,倒是听得了一些平日听不到的消息。

比如工部年后刚发了新公文,宫中近日也要大兴土木扩建宫殿了;再比如木头市价飞涨了,司寇宰相亲自去北大营慰问了……

不过其中有一则消息倒是引起了叶翕音的兴趣,据说莫西国国君近日突然派使臣来访大胤,这回来访,也不知是福是祸。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23/135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