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轮回之曾经落日是天涯 十七 岁月无痕 (二)

皇宫中的生活曾经是平静的,平静的就像是秋日阳光下的流水,爱原本就是阳光下最容易被时间遗忘的记忆,五色的诗笺,流光的宝剑,琼花盛开的季节里,她轻轻的从他的身边走过,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爱上他了,只是转瞬之间,就已经又被她深深的葬在了心里。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敢爱他,琼花树下,他轻轻的拉起她的手,告诉她,御花园旁边的那条小路,那是从少阳宫去太湖石上最捷径的一条通路,那夕阳黄昏中的青石小路,裹挟在路边上的两棵青松绿竹中,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遥远帝国中的一段最绮丽的神话。

晚风中的琼花轻舞飞扬,落日琼花树,少年白头人,从黄昏到日没,皇宫的时间里最温暖的一刻,太湖石的绝壁上落花满地,他轻轻的腾出手来为她整好裙衫,世界上最温柔的一道光在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他看见她的肌肤上伤痕累累。

“对不起,”他说,“我第一次当师父,”他微微尴尬的看着她说。

“其实你已经很小心了,”她说,“可是换了我也是一样,只要集中精力,刀剑底下就必定伤人。”

“嗯,我知道,”他说,“其实任何事情都是一样,只要集中精力,刀剑底下,就必定伤人。”

说到伤人,他的宝剑轻轻的攥在手里,眼睛里微微的迟疑了一下,仿佛是一道光遮挡住了他的视线,潆珠胸前的那道世界上最璀璨的光,绿海蔷薇。

突然,“叱——”的一声,一道剑光在千叶的迟疑中朝他迎风扑面的刺来,他急忙格剑去挡,但是聚精之下,刀剑底下必定伤人,只见千叶的身体在太乙绝壁上剧烈的一晃,忽然颤抖着双肩迎风跌倒在地上,是潆珠趁着他迟疑的一刻迎头突袭了他,他扑面跌倒在地上,眼睛里却忍不住微微的一笑,他第一次当师父,教出来的徒弟竟然就已经这么大成就,他的身体剧烈的格格的在绝壁上抖动着,潆珠的心里突的一跳,“啊,殿下,对不起,”她抢上前来跪倒在他身边惶惶不安的说,“对不起,殿下,我怎么能这样,怎么能用你教给我的剑法,回过头来狠狠的刺你!”

但是,扑在地上的千叶却忍不住回过头来微微的笑了,在那一刻,他的眼睛里散播出来的,是这世界上的一道最年轻的光,“该回去了,”他说,‘你放心,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他勉强支撑在地下微弱的颤抖着说。

然后,他突然淡淡的抬头看了看她,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其实,原本就应该是没有的,一个恋爱中的男人突然抬头看一看他深爱的恋人,原本就应该是什么也没有的,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原因。

但是,仅仅就是在那一刻,他看见她的眼睛已经呆了,“殿下,你的右手,”她突然惊叫,“我刚刚刺伤了你的右手吗?”她问。

“没关系,我还可以用左手,”他说,“赶快回去吧,”他艰难的呼吸着说,“宴会要结束了,靖南王爷对他的家眷,可是有最严格的禁忌。”

“可是,殿下……,可是……”

“我死不了,”他突然别过头去怒气冲冲的说,落花满地的太湖石上,他仿佛是急迫的想赶她走的,他第一次这样激动,激动的想尽快的赶她回去,“一个男人生下来不是为了躺在地下给女人看的,”他咬牙切齿的任性的别着头说,因为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的躺在地下被任何人怜悯,即使是她,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悄悄的在心里爱恋上的一个女人,直到她走远了他才悄悄的回过头来,他低下头来黯然的看着自己已经折断的一只手腕,忍不住咬牙切齿,他只是想赌一口气,只是想让她知道,让普天之下的任何人知道,他死不了,即使有上天的诅咒,他也没有那么容易在天地之间绝望懦弱的死去,但是没想到,他的手腕真的是那么容易断的,断的让他无地自容,咬牙切齿,没想到,他完美无缺的外表之下竟然是一个那么孱弱的身体,他现在终于又要躺在地下被人怜悯,被这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人,咬牙切齿的怜悯。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15/219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