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残梦相思令 第六章 心跳

有人说日久生情生出的不是“情”,而是习惯。楚晗此时正闲赋在家看着小齐从公司弄来的录影带。虽说他也不是个新人了,可每次看到“自己”出现在电视荧幕上总还是会有些特别的情愫。所以就算他与自己艺人的身份老早就可以称得上是“天长地久”了,可还是没生出“情”来。

九殇倒是依然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坐在楚晗旁边磕着瓜子和小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话题从楚晗的穿着到他脸上某个僵硬地让人发笑的表情到楚晗是不是大小眼儿,涉猎范围之广一度让楚晗有种自己置身于一帮刚吃完饭没消化好的老大妈们中间的错觉。

“那你觉得最近出来的新人沈如冰怎么样?”电视里传来的问话让九殇和小齐这两个女人的话题从刚才楚晗在几年前采访时让人吐血的造型迅速转到了情感八卦上。

“那你觉得沈如冰怎么样?”小齐略带深意地重复着记者的问话,笑眯眯地看向楚晗。就在楚他准备回嘴的时候,九殇也适时地加入战斗,着重强调着“人家问你呢,你觉得沈如冰怎么样!”

“啊……那个,我们就是普通朋友……”楚晗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谁知被一旁的小齐抢了个先,“哦,普通朋友会在情人节那天给人家打电话说想请人家吃饭啊……”

“他给人家打电话说想请人家吃饭?还是情人节?挺会挑日子的嘛,别说你是‘碰巧’那天有空……”虽说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九殇对楚晗这个一线艺人的评价已经从起初电的鄙视转变成了现在朋友般的调侃,所以当听到他这个一线艺人亲自给一个三四线的小演员打电话约吃饭,这事儿的确有点儿劲爆。

九殇看楚晗没了反映看向一旁的小齐调侃到“哟,看来是真的用心了啊。那人家答应了么?”

“答应是答应了,不过不是一个人来的。”小齐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

“她带她男朋友来的啊?”九殇看着小齐的反映和楚晗此时已经变绿的脸猜到。

“要是带她男朋友来倒也没什么,就当是前辈请晚辈吃个饭么,可她带来的是一帮狗仔。暗中在他们吃饭的地方拍了个遍,各种让人浮想联翩地角度啊!隔天报纸上全是那女人的新闻!亏我们家楚晗还一直在帮那个女的介绍工作,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九殇,你知道么?就因为那个新闻,楚晗差点而被公司雪藏了!”

“不就一条新闻么?至于么?”说起新闻,九殇想起确实是在她最初整理客户资料的时候看到过楚晗和那个女人的报道,不过后来好像不了了之了。

“只一条倒也不算什么,毕竟我们家楚晗人红,难免是非多。可你知道那个女人在后来的采访中说什么吗?她居然自己编故事,说她和楚晗同居过,还说楚晗是个负心汉,她还为楚晗堕过胎!我们楚晗每天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哪有那时间跑过去和她同居还让她堕胎?!”小齐越说越气,“为了让自己成名不惜毁掉别人人生的人,简直太贱了!”

楚晗摆了摆手,示意小齐不要再说“都已经过去了,还提她干什么?再说了,她一个女孩儿,在娱乐圈也不好混……”

小齐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看楚晗脸色有些变冷,也识趣地闭了嘴,并没有继续咒骂下去。

听完小齐的一顿感慨,九殇忽然觉得自己旁边这位人人眼中的大明星大艺人似乎活的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好。他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或许就成为人人口诛笔伐的借口,进而很有可能演变成毁掉他整个艺术生涯的□□。天天活在显微镜下的现场直播中,这滋味似乎并不是她一个出“外卖”的小妹所能理解的。

“唉,”九殇伸手摸了摸楚晗的头,安慰着“可怜的孩子啊,他们只看见了你的光彩照人,却没看见你背后密密麻麻的伤痕,你过的并不比别人舒心啊……”

楚晗被九殇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躲,结果却结结实实的和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只听“碰”的一声,他顿时觉得看见了白天的流星。

“哎呀,晗,你小心点儿啊!”小齐见状赶忙跑去厨房找冰块,生怕他脑袋磕出包。

九殇也被脑袋和墙壁撞击的声音惊了一下,连忙探出身子,准备用手检查楚晗后脑勺刚才磕的地方伤着没,谁知重心不稳,一下栽倒在了楚晗怀里。

尴尬,除了尴尬九殇找不到任何形容现在气氛的词。她抬头看才被自己害的撞墙,如今又被自己跌了个满怀的楚晗。本想抱歉地冲他笑笑,谁知借这个机会捉弄他一下的念头钻进了她的脑袋,抱歉的笑容瞬间变成了一个鬼脸。

原本就已经很尴尬的楚晗,正准备扶九殇起来,却看到在自己怀里的她居然朝自己做了个鬼脸,一瞬间有种想笑的冲动。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没发觉,自己的心脏因为怀中少女的一个鬼脸漏跳了一拍。

“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看着九殇不停地用安慰小孩儿的方式安慰着自己已经肿起一个大包的后脑勺,楚晗无奈的抗议着“没吓着,真的不用这样。”

“我在安慰你的后脑勺呢,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楚晗一时语塞。

“还是你要用这个?”九殇提起刚才小齐从厨房找来的“冰块”问。

看着那坨被紧急拿来凑数的冰激凌,楚晗实在是想象不出当它们都化掉后自己的后脑勺会是怎样一副景象。只得无奈的摊了摊手,把自己的后脑勺交给了九殇“安慰”。

如果说工作忙的时候是时间飞快,那度假时的时间绝对是稍纵即逝的。楚晗的假期就在九殇的吐槽和小齐的各种“担心”下消失在他面前,连渣都没见过就和他说再见了。虽然再见不知是何时才会见,但毕竟他这段假期是在他上次回魂后身体极其不适,以至于已经负荷不了任何工作的情况下得到的。

当然,这假期如果没有些“惊喜”也就算不得假期了。特别是在收到ANTI-FAN送给他的“礼物”时,更加加深了他对“假期惊喜”的理解。

这不,今天早上就有一份“温暖地惊吓”送到了他面前。

“是什么呢?”九殇欠着身向盒子里看去。

看着九殇难得表现出的好奇心,楚晗才不会放弃这难得的吐槽机会“你没收过礼物啊?这么激动。”

“我出生时父母就失踪了,又从小被爷爷逼着继承家业,哪有这功夫收礼物?”

听到“父母失踪”这个词的时候楚晗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停下了正在拆礼物的手,转头看向九殇,正准备安慰,谁知九殇居然一脸疑问的表情对着他问“干嘛呢?还不快拆!”

楚晗被问的愣了一下,可看九殇对刚才的谈话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映,这才继续刚才拆包装的动作。

“碰!”随着一声闷响,刚打开的礼物盒的盖子被楚晗重新重重地盖上了。

九殇刚想吐槽楚晗小气,一旁的小齐突然好像被谁踩了尾巴似地小声试探着问“那个……该不会是anti-fan送的吧?”

“anti-fan 那是什么东西?”一旁的九殇一脸不解,显然从没听说过这个名词。

“大姐,你是古代来的吧?”多次被九殇鄙视自己是没“常识”的外星人,小齐一边暗爽终于可以翻身了一边忍不住在心里狠狠的吐槽起九殇的那些“常识”。的确,相信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对“怎样分辨游魂和离魂”、“怎样区别鬼和魅”等等这些叫“常识”。

“anti-fan就是反对某个艺人的粉丝同盟,他们认为像艺人这样随便摆个姿势拍个照或者出席个开业仪式就可以赚很多钱是种抢钱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所以会用各种手段来整他们anti 的艺人。”小齐一脸得意的解释着。

楚晗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接着就看见九殇一脸“心疼”地看着他说“看来你也不容易啊,不仅每天没觉睡没好吃的吃没自由没恋爱谈,还得躲着这些人。咳……可怜的孩子啊……”

他刚想回九殇的话却突然觉得自己正按着盒盖的手一松,盒子瞬间出现在了九殇手里。“别……”看字还没说出口,九殇已经把盒子打开了。楚晗见状一把把盒子夺了过来,皱着眉头说“不是不让你看么……”

“不就是只被开膛破肚的死老鼠和一张被红墨水泡过的照片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哦,对了,还有一些白色的粘稠的东西。”说到白色粘稠的东西时九殇不禁皱了皱眉。

“死!老!鼠?快,快,快拿开!唔……”随着一声堪比女鬼的凄厉惨叫,小齐居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一旁的九殇开始怀疑自己对人类速度极限的理解是否出现了偏差。

谁知刚转过头来,对面的楚晗以一种不可思议地表情看着她。”看什么看啊,没见过啊!”

“你,不怕?”

“这东西很常见好吧。”九殇一脸不屑的看着此时正紧紧的抱着盒子的楚晗。

“常见?”楚晗刚想开口问她哪里常见了,忽然想到她来这里的目的,不禁暗骂自己是白痴。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很显然他是打心底把九殇当成和她年龄相仿的普通女孩儿了。

其实这么看她也就是个女孩子,只不过过早的经历不该经历的事情而已。楚晗回忆着这些天来和九殇相处的细节,他竟然有些暗暗地心疼起她。或许是母爱的缺失,又或者是对于亲情的略微相似的理解,似乎连楚晗自己也没弄明白,自己怎么竟然关注起这么一个他平时会敬而远之的“灵异使者”。

夜凉如水,此时的窗外淅淅沥沥地飘着小雨,远处建筑的霓虹灯映在路边的一片片小水洼上,一闪一闪的,像是天上的星。这城市的雨夜,安静的让人可以听见回忆的声音。房间里,九殇和小齐都已睡去,楚晗一个人倚在窗边透过满是水痕的玻璃看着路上三三两两撑着伞的行人和缓缓行驶地车子,回想着这段时间自己经历的种种,不禁叹了口气。

墙上的时钟指到九的时候,沙发上的九殇嘟囔着什么翻了个身,被子从身上滑了下来。楚晗转过头看着睡着的九殇,摇了摇头,心底感叹着终究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微笑着走过去帮她重新盖好被子。

“明明有床还非要睡在沙发上。怎么讲都不听,真拿你没办法。”他一边帮九殇掖着被角一边小声数落着。

“我就爱睡沙发。”谁知九殇居然闭着眼睛回了他一句。

“你……没睡?”楚晗有些慌乱。

九殇狡黠地笑了一下埋怨到“嗯,头回听见有人叹气这么大声的。”

楚晗被九殇搞的有些不好意思,起身重新回到窗边“原本不想扰你睡觉所以没开灯,没想到还是扰到你了。”

“在想事儿?”九殇似乎并没有因为他打扰自己睡觉不开心。

“嗯,”楚晗回到,“对了,有件事情想问你。”

“说吧。”

“你,究竟是……”

“是人,但也不算是人。”没等楚晗找到合适的字眼问她,九殇接过话头回问“你是想问这个么?”

“嗯。不过,为什么说是人也不是人呢?”楚晗不解的看着身旁的九殇。

“我出生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为了让我活下来我妈用她和我爸的命和一条与他们有交情的九尾狐做了交换。让我借她的命活下来,而它则借助我的人身修行。”九殇看楚晗仍然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继续解释着“话句话说,就是我以我父母的命为代价借了九尾天狐的灵元。所以,我是人,也不是人。”

楚晗若有所思“那你以前说过的‘圈里人’,是不是都是你这样的?是人,也不是人。”

“不是。他们大多是经过后天训练或是天赋异禀的人,不像我,不人不妖的。即便赔上父母的性命和灵力,依然还是不人不妖的。”

楚晗听着九殇很平静地说出“不人不妖”这个词的时候,心里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被别人咒骂是“疯子儿子”时的情景。有些伤痛并不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就可以治愈的,此时的他突然有种想把面前的女孩儿拥入怀中的冲动,如果说他的身世是让人可怜的,那面前的这个女孩儿恐怕只能用“揪心”二字形容。

九殇发现他没了动静,转过头朝他做了个鬼脸打趣到“你现在跟一个妖怪在一起,你不觉得浑身冒冷汗么?哈哈!”

楚晗看着身旁变得古灵精怪的九殇,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起来。这丫头,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学会了把眼泪变成笑容的?于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只是命比我多而已,不过九条嘛,至于这么显摆么?”

九殇被楚晗的突然的举动搞的愣了一下,有点儿难为情地挡开楚晗的手说“命多就是牛,有本事你死几次试试!看你还是不是大明星楚晗了,没准儿你这辈子坏事做太多,罚你去当小狗也不是不可能啊……”

雨夜,潮湿的一切似乎正被时间慢慢烘干。人们安详的进入梦乡,梦里似乎回到了那个可以放肆欢笑的年代。时光静好,岁月安然,一切就这样缓缓地流淌着。

天上繁星点点,地上灯火阑珊。只愿美梦别醒,心别凉……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15/217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