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长生门 第4章 百苓篇第三章_十七卿歌的小说

夜色缓缓逼近,月升日沉,那月是残的,渗出点点白光,伴着几颗零落的星,洒在医馆房檐上,

透着几丝不甘和落寞。悬济堂门外的灯笼随着晚风摇曳,偶尔包裹着灯火的油纸被风猛然一

击,窸窣作响。

沈百草挑燃烛火,独坐于卧房内。

她明日就要离开了,他还有一些话没来得及告诉她。

“伏苓,伏苓。”百草走到伏苓房门前轻敲,“伏苓你在吗”

无人回应。

房内有光,不应该啊。

“沈大哥”

伏苓站在百草身后,她默然伫立在月色之下,粉白色的如意水纹衫被月光染成了淡淡的蓝,似

是有月华在上面缓缓流淌,合着她澄明的眸子,沈百草忽然感觉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伏苓,你……”

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你去哪儿了”若不是月色隐匿了一些表情,百草真不知道此刻他在伏苓眼中是怎样的窘

迫。

呵,自欺欺人,沈百草啊沈百草,你想说的是这个吗

伏苓望着天淡淡地微笑,“伏苓见今晚月色别有诗意,便到外面看看。让沈大哥担心了。”

百草循着伏苓的目光往天上望去,零星残月,往下是错杂的疏影。

“此景甚悲。”

“不然。”伏苓收回目光,认真地看着百草,“只要有朋友在身边,再寂寥的景色也都不会感

到悲伤,即使是孤独的,也绝不会感觉寂寞。”

“对啊,只要有朋友……”百草凝视着伏苓澄明的褐瞳,缓缓道。

可是他不甘心啊,或许他们可以不只是朋友。

“对了沈大哥,你来找伏苓是有什么事吗”伏苓迈上台阶推开房门,示意百草进去。

“我就不进去了。”百草转身对着伏苓,“你明日就要走了,我来看看你,谢谢你救了那么多

药农。”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块白玉。

“这个给你,算是我的一份心意,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伏苓看着那块玲珑的羊脂玉,也不推辞,微笑着接过道了声谢,闭了房门。

她不知道,这玉本该属于他将来的妻子。

回到房内的沈百草本以为今夜自己就要盯着床顶度过,谁想半夜镇中突然骚动起来,里面还

夹着杂妇人的尖叫,幼子的啼哭。

怎么了!

百草从床上翻身而起,匆匆步入悬济堂正厅。

眼前的一幕使他始料未及,大厅内躺满了受伤的药农,门外还有无数药农被陆续送进来。

阿六吃力地应付着,安抚着,看到百草来了惊恐道:“少爷,咱们镇被白蛇袭击了!”

“阿六,你说清楚。”百草握住阿六的衣袖将他拖到一旁。

“少爷,一个时辰前就陆续有药农被送过来了,他们说这次不是药蛇,是森森的白蛇。”阿六

说着,脸上恐惧未消,“那些白蛇是潜入他们家中伤了他们的。”

“怎么会有这般古怪之事悬济堂呢,悬济堂有人受伤吗”

“说来也怪。”阿六稍微平静下来,“悬济堂一条蛇也没进来,想来是祖上积德有所庇

佑吧。”

百草心下生疑,却也来不及细想“给他们敷药了没有”

阿六面露难色,“这……这药方不灵了。”

“怎么可能!之前救了那么多人!”百草从阿六手中夺过药方,扫视了几次确认无误,“怎么

可能……”

“他们是被灵蛇所伤,普通药材当然起不了作用。”伏苓款款步入正厅,神色竟带着悲悯。

“灵蛇……怎么会这样”百草哑然,他还记得半个多月以前伏苓同他下山时对他说过的

话。

[沈大哥,祁山极具灵气,若是普通药蛇也就罢了,可若是有所修化的蛇类,那后果不堪设

想!]

不堪设想,难道就是无药可医吗

“伏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百草暂且无视掉身后药农的哀嚎,就这么满怀希冀地看着她。

伏苓目光闪烁,摇摇头,“伏苓学艺不精……我……”

他不信他们无药可救,让药农们在他眼前□□着痛苦死去,他做不到,他是大夫啊!

百草眸色一凛,转身走进药房,寻来刀片撬开了一块墙砖,从里面取出一本年久泛黄的厚书

册,文字斑驳却依稀可以辨认封面——沈氏秘方。

伏苓就这样神色复杂地在百草身旁看着他,看着他一页页地翻动着书册,看着他匆忙地抄录

下重要的部分,看着他额上的汗珠越积越重,最终从脸颊滑落。

她双拳紧握,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又似乎,只是在看着他。

今夜的白灵镇,注定不会平静,镇中凡是除悬济堂内的精壮男子无一例外被白蛇袭击,整个白

灵镇笼罩在恐惧的阴影之下。

悬济堂早已人满为患,纵然已经调动了堂内所有人力,却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沈百草看了一夜的书,伏苓在他身旁站了一夜,替他剪烛续明,递纸研磨。

终于天光破云,又是新的朝阳,悬济堂内也平静下来,只听到负责换药的人在地板上匆匆行走

的声音。

伏苓好不容易被说服趴在桌子上香香地睡着了,他为她盖好身上的薄裘,感叹道毕竟还是个

小姑娘啊……

百草从药房内走出,递给阿六一张药方。拾起被绊倒的小梯子,到了悬济堂门口。

他支好梯子,站在上面刚擦完悬济堂的牌匾,就看到右边小巷拐角处一片黑压压的东西涌过

来,待到稍近了些,才发现是一群镇民正朝着这个方向赶过来。

沈百草刚置放好木梯,准备洗手然后帮忙给药农换药,却听得门口一阵嘈杂。

“让那妖女出来!”

“妖女出来!”

“走!咱们冲进去打死她!”

百草急忙走到门外。

“各位,悬济堂里面还有伤患,请各位不要吵闹,发生了什么事还劳烦各位告知。”

一位白须老者走上前。

“方老。”百草看见他,立即行了一礼。

方文,白灵镇的前镇长,镇中最有声望的老者,此刻正用浑浊的双眼柔和地看着他。

“百草,你让那妖女出来。”

百草不解,“妖女方老您是不是搞错了,悬济堂内何曾有过妖女”

“百草,你可不能犯糊涂啊!”老者气恼地把拐杖在地上杵了几下,“就是那个你半个多月前

带回来的女子,就是她引来的白蛇!”

百草急忙摆手,“不可能,伏苓怎么可能是什么妖女。”

“百草啊,镇中百年来未进生人,大家相安无事,可自从她来了,你看我们镇里灾祸频频,她哪

能脱得了干系!”方文怒目圆睁地看着百草。

“对啊!不然为何偏偏你悬济堂安然无恙!”

“她就是个灾星!快让她出来!”

“烧死她!”

“妖女滚出来!”

人群又开始聒噪起来,百草只觉得心烦意乱,再没有办法容忍,善良如她,怎么能让他被这般

冤枉!

“不是!你们胡说!是伏苓救了你们的命!你们怎能如此对她!你们都给我走!”

人群突然安静下来,不知是谁骂骂咧咧了一句。

“千药先生一世清明!怎知竟生了你这么个孽障!”

“想来是鬼迷心窍了。”

骂着骂着,渐渐也都散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15/217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