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烟花坠落似你苍凉 第9章 无法言说因为是你

我几乎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坐上公交车,怎么走上教学楼的三楼,怎么打开高一一班教室的旋钮门,怎么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这一切,都在我浑浑噩噩的时候,不知被我自己怎么完成的。只是……现在我只觉得浑身无力,头也疼得厉害。尤其是一想到昨晚花落那个臭小子竟然一整晚都没有回家的时候……

啊啊……自己这是怎么了?忍受着头疼的厉害,我趴在桌子上拼命地往校门口的大门望去。花落他……什么时候会来学校呢?忽然眼神所及之处,那熟悉的、挺拔的身姿出现在自己的瞳仁里。花落……我像个傻子一样忽然就跳了起来。坐在教室后面的宁小向不知何时来到我的身边抓住我的胳膊不放,这时我才发现。

“宁小向,你这是在做什么?!”我想扯开自己的胳膊,可他的力度却不允许我这样做。他这是怎么了?他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可是,他的不屑里还夹杂着什么别样的情绪。我想我是故意自动忽略那层情绪的。

“苍凉,如果不想让事情变得更为难堪的话,我劝你还是在这儿待着吧!”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让事情更难堪?我想起昨天我告诉他的那些关于我喜欢花落的事,这才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说辞。

是啊,我差点激动忘了最重要的东西……不行不行,以后我得控制住自己啊!看着楼下花落走在前面,夏七七一个人在门口目送他的温柔里,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立场。

夏日的朝阳是异常的妖娆,浅浅的光芒映射在楼下门口花落美丽的侧脸上,我的心里荡起一层层温柔的涟漪。花落,我已经决定,对于无法实现的事情,不再抱持着任何希望了。如同对你的喜欢,因为不能实现,所以我不得不做出退让。明明很喜欢,却又不得不割舍,因为我明白,分开,也是一种选择……如果你喜欢的人是夏七七,那么,那便是对你最好的选择。

我分不清眼前是因为阳光还是因为泪水的缘故,我的眼前只剩下了一片模糊不清。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双臂,独自回想着和花落之间发生的一切,尽是些令人一想起便会忍不住哭泣的回忆呢!……宁小向大概是看不惯我这般精神萎靡,摇了我几下后留了一包纸巾给我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去了。

对不起,我的感情有我自己担心自己就够了。待在我身边的你可不能也为此……同情我。

午休的铃声总能抓住最好的时机响起,例如现在。因为我已经在无精打采和浑身软绵绵的状态下度过了四节课了……啊啊。真的很难受啊……

“苍凉,你的脸色不太好,没事吧?”在我觉得难受的时候,忽然觉得额头上多了一分冰凉的触感,软绵绵的。我猛地睁开眼,伸手握住那停留在我额间的,手……“花落!”在认清到它的主人后我才缓缓松开我自己的手。

“我,我没事!我要出去吃午饭了!”

我承认我是在故意躲避着花落。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拥有那份不该抱持的感情,我自己就应该自觉点,和花落保持一定的距离。保持一定的距离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好痛好痛……

我拿着手机跑到学校的操场边的一棵槐树下,那是在阔说城建立之前南野还在的时候就立在那的一棵树了,摸摸它沟壑纵横的外皮总能令我感到莫名的安定感。

不行了……头好痛……没想到,以前那个风里来雨里去的苍凉今日也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发烧而走不了路,啊啊!彻底地被病菌给击败了啊!呵呵。我倚靠着大树坐了下来,然后拿出手机拨打着一个熟记于心的手机号码。

当手机彼端的铃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熟悉又可亲的人儿的嗓音时,我不敢说一句。因为我差点就在那一刻让泪水夺眶而出。我忍了三秒,调整调整自己的情绪。在手机里第三次喊道“喂”的时候才开口说了一句:“六儿,我好想你……”

最近和六儿的通话渐渐的少了,因为她说她要学很多专业知识,还要有很多的实验要去做,所以为了不打扰她的美好前程,我大概有一段时间没给她打过电话或是去见她了。实话实说,我很想她。所以我就这样告诉了她。可是怎么办呢?苍凉这个小小的王,但至少她也是个王的朋友一个个怎么可能是普通的人物,更何况是这个被我捧为天使的六儿。

她立马接上一句:“苍凉,你不会被人给甩了吧?!”

若她现在就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让她温习一下南野孩子王的霸王拳和无影腿……可毕竟她不在。我想了想她的话,难道这丫头有特异功能?能把我想的事情全部读懂?哇哇!要不要这么恐怖啊?!

我捏着手机的手有些无力,因为正午的日光照耀,我觉得自己的情况真的有些不太妙。趁着我还比较清醒的时候,我一定要向六儿说说我的事,不然我连死都会带着这件忧愁的!“六儿,我想我不能再喜欢花落了。再也不能了……无论是我、他还是他的父母,我觉得现在我们这几方的意见终于统一了。呵呵~”

“出什么事了苍凉?这样的事可不像是你做的啊!你喜欢花落有多少年了,我可是一清二楚。遇到什么事让你这么受打击,一直最擅长坚持一件事的你都决定要放弃了?!”六儿的关心很快就能让我有满足和欣喜感。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花落的呢?他第一次告诉我他叫花落的时候吗?他在我稚嫩的手掌上写下那个誓言的时候吗?他和我一起看了我人生中第一场烟花的时候吗?他挽起他整洁干净的裤腿到小河里说要给我抓一只大河蟹留给我当宠物的时候吗?他在被宁小向抓到后为了我而挨打的时候吗?他顶着一脸伤痛站在我的面前说他不希望我再打架的时候吗?他翻出他们家的围墙,在月色明亮的夜里就为了让我也尝一块他爸爸新带回的糕点的时候吗?……

和花落的记忆实在太多太多,在我明白:哦,那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啊的时候,我发觉我其实一直很喜欢花落。

“为了花落的未来,他应该找一个和他门当户对的好女孩儿,所以,当那个女孩出现的时候,我就应该……应该理所应当地把花落……推离我的身边……”话还没说完,眼前忽然一黑……

完了,得瑟大发了!姑奶奶我竟然直接晕了过去!哇咔咔,忒丢人了吧……

晕倒前,我隐隐约约好像看见一个男人在朝着我跑来,像是盛夏明媚中一抹夺人心魂的妖艳之花。非常、非常的美丽……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15/2172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