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 第150章你在里面还好吗?

“谢谢你们,如果查出来了记得通知我。”苏牧挂断了电话。她继续在公园转悠了两圈,就顺便带晚饭回去了。

因为苏母的腿行动还不是很方便,所以苏牧就需要扶着母亲去洗澡。苏牧站在门外等苏母,“妈,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当然。”苏母在门的另外一旁,有些犹豫不知道敢不敢开口问。一直以来,她都很害怕自己生病。

因为她知道苏牧的工作也特别的忙,她不想因为自己而拖累苏牧。苏牧见母亲没有像往常一样和自己聊天,她觉得奇怪。

“妈?你在里面还好吗?”苏牧敲了敲门,苏母也立马的回应了一声。

“在想什么呢?”苏牧有些抱怨的语气,她很少见到母亲沉默的样子。

苏母顿了顿,说道:“你已经全天照顾我那么久了,你的工作怎么办?不是说最近接了很多的新任务吗?”

“再重要的工作也没有你重要,所以不用总是担心我。只要你能够快点好起来,就是我最好的动力了。”苏牧就知道母亲会为她担心这个问题。

说实在的,苏牧反倒是没有过多的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她原先就不是那种为了工作,什么都可以不顾的人。

“我觉得一直这样缺席也不是办法,要不你以后下班来看我就可以了。反正我平常也没有什么特别麻烦的事情解决不了。”苏母还是放心不下,又继续说道。

苏牧最终还是被苏母打败了,“好的,我明天就回去上班。你就别担心我了。”

苏牧安顿好了苏母之后,才掏出被自己放在口袋很久的手机。她看到了自己当时着急的给小于发的信息,底下是小于回复的。

她还收到了很多未解来电,苏牧叹了口气。终究到了最后,还是要去面对这一堆复杂的东西。

在这个时候,助理小于打了个电话给苏牧。苏牧接通了之后,“苏牧姐,我想到你这段时间肯定比较着急,然后事情也比较多。所以就没敢给你打电话了。”

“现在基本处理的差不多了,公司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苏牧表面上说不在乎自己的工作,可那毕竟是自己努力而来的心血。

怎么可能真的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目前来说,一切都还好。就是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是什么样。”助理小于的语气中有些犹豫。

苏牧当然也清楚,自己在赶往最重要的合作的路上,半路就离开了。换做任何一个公司的老板都会生气,但是苏牧相信当自己把事情说清楚之后。

但凡老板是个有情有肉的人,就不会太过于去责骂苏牧。苏牧也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无论怎样,她都愿意接受。

“不清楚的话,那就也不用去打听了,到时候我自然会去说清楚。”苏牧想着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顺其自然吧。

助理小于汇报了一下明天的工作之后,“苏牧姐,希望阿姨能够快点恢复好身体。”苏牧说了句谢谢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苏母这边出车祸了,总算是没有大碍,但是苏牧却因此没能和欧青一起去和合作商见面。

要知道这次见面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机会,所以就连一向水火不相容的苏牧和欧青两人,也不得不一起去见面。

苏牧因为半途接到了苏母出车祸的电话,所以没能和欧青去见成客户,而当时苏牧匆匆离开的时候也并没有特意跟欧青说明情况,只是神色匆匆地说情况非常焦急。

所以,因为苏牧这一次的中途离开,欧青对苏牧的意见非常大。对于原本就非常看不顺眼苏牧的欧青来说,这一次不仅让她对苏牧的意见更深,也让她有了新的可以让苏牧难看的理由。

合作商本来就是冲着苏牧当时竞拍会的风头来的,不然这个案子原本也不会成立,但是没想到约好的见面只有欧青独自赴约,即使欧青为了挽回表现得态度再好,最后也是弄得不太好看。

因为这个合作案在公司里备受重视,所以谈崩了,秦少凌也是知情的,欧青是设计部总监,自然也是负责这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人。

出了问题,当然首先问责的便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

秦少凌让郑秘书叫欧青上来一趟,欧青上来后,见到秦少凌,秦少凌还没开口问责,欧青便先是委屈地看着他。

“合作商那边怎么回事?”秦少凌随手转了转手中的钢笔,问道。

眼神中也没有明显的质问和责怪,但是秦少凌原本就属于气场很强的那种人,他坐在那里,即使什么也不说,也依旧能够让旁边的人感受到压迫感。

欧青站在秦少凌办公桌面前,这一次她没有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一站在秦少凌面前,似乎就很激动,说起话来尾调都是上扬着的。

她平静地看着秦少凌,说:“少凌,你应该很清楚这一次合作商真正想要见的是之前在竞拍会上一展风采的苏牧。”

“但是去的时候苏牧半途就和我说她有事情,不能跟我一起去见合作商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人都已经走了,所以这一次是我自己一个人去见的合作商,合作商对这样的情况自然很不满意,一方面也觉得我们公司这样是非常不守信用的行为。”欧青看着秦少凌,平静地叙述着。

秦少凌挑了挑眉,也明白了欧青话中的意思,那么就是这一次的事故主要原因就是苏牧造成的了。

这让他感到有些疑惑,“她什么情况?”

因为在秦少凌看来,苏牧也并非是那种没有责任心,会做出这种不负责任,让公司损失的事情的。

“她到现在也没有和我说明过情况,当时也是匆匆忙忙一声有急事就走了。”欧青淡淡地说,随即,她又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更加严肃起来。

“但是这是公司,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次公事,她明明知道这样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损失,当时即使有特殊情况也好歹应该先去见客户一面,说明情况,好给客户一个交代吧”

秦少凌听了这话不置可否,但是欧青所说的的确是句句都有道理,在公司的时候,就应该凡事都以工作为重,更何况这还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面。

“少凌,我想我这样说应该没错吧,如果按员工素质来说,苏牧是没有足够的职业素养的,这样的情况总不能就这样一笔带过了吧?”欧青猜不透秦少凌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最后还是把她真正想要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她倒不相信了,苏牧这一次做的这么过分,给公司带来了这样的损失,秦少凌还能够偏帮着她吗?

秦少凌没有马上回答她,听了欧青的情况说明以后,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来,这让欧青有些猜不透了。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秦少凌用手指轻点了点桌面,修长白皙的指节是一道难以忽略的风景线,顿了顿,他又说了句:“辛苦了。”

虽然知道这句简简单单的辛苦了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但是这也算是欧青很久没有和秦少凌有过的心平气和的谈话了,欧青的心里还是开心的。

苏牧还在苏母的医院这边,一时半会也走不开,从苏母出车祸到现在,她已经将近二十四小时没有合过眼了。

纵然一再问过医生,都说没有特别严重的问题,可是苏牧还是心中有不安,不是很放心。

她深知生命的脆弱性,也知道苏母现在上了年纪了,就算是平时,有些病痛都是常见的,更何况现在出了车祸,这让苏牧更担心苏母的身体是否吃得消了。

而且苏母原本的身体就算不得好,苏牧更是不敢掉以轻心,也只能够这样在苏母的病床前一直守着,生怕有点闪失。

其实这期间,苏牧是有想过要给公司或者欧青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的,只是她刚闲下来用手机的时候,苏母便说要上厕所,她也只好搀扶着去了。

到了忙完些七七八八的事情,苏牧本来就疲累得不行,见欧青也没有打电话来问情况,她便想着是那边没什么问题了,也就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了。

这个时候苏牧趴在苏母的病床旁边便睡着了,突然之间手机却震动了起来,她过了好一会儿才皱着眉头接起了电话来。

这个电话是郑秘书打来的,一接起来,便是郑秘书那严谨认真的声音:“苏小姐,请问你现在有空吗?”

苏牧愣了下,“啊?怎么了吗?”

郑秘书也没有在电话中过于详细地去说明原因,只说:“公司这边有事情可能需要你过来一趟。”

听郑秘书这语气,也不像是小事的样子,其实苏牧也能够想得到,若是小事,也不会让郑秘书这样亲自来问她。

又看了眼苏母似乎入睡了,这边没有大事,先过去公司一趟也可以,苏牧便应好,“那好,我现在过去公司一趟。”

苏牧挂了电话以后,便拦了辆的士往公司那边去。

其实她不难猜到,一般郑秘书打电话跟她说什么事情的时候,一般都不会和秦少凌是无关的。

之前每一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秦少凌基本也是直接就一个电话过来的,这一次却没有,她估摸着又是秦少凌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别扭着。

到了公司的时候,苏牧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情况比她想象得似乎严重许多。

先是见到了郑秘书,他一如既往地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架着一副斯文的无框眼镜,见苏牧过来,郑秘书朝着苏牧轻轻地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牧总感觉今天郑秘书的眼神有些怪怪的,总让她觉得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深意。

她敲了敲门,很快里面便传来了秦少凌的低沉声音:“进来。”

进了办公室以后,苏牧第一眼见到秦少凌的时候,便觉得他的脸色有点阴霾。

秦少凌见苏牧进来,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便说:“这一次若不是叫你过来,恐怕你已经忘了还要上班这件事情了。”

苏牧听了秦少凌的这句话,有片刻的怔愣,她大概是没有想到,秦少凌这样叫她过来,原来是要讽刺她的。

“我记得我跟总监请过假的。”

“请假?”秦少凌冷笑一声,“你以为口头上说句有事情就算是请假了,那这样我公司的所有员工都可以不用来上班了。”

“秦总有话不如直说,这样有什么意思?”苏牧实在受不了秦少凌这样的语气,原来她这样匆匆地过来一趟,就是听他这样明里暗里地讽刺的。

秦少凌听苏牧这样的语气,并没有恼,却也是直入主题,“欧青说你去见合作商的时候中途走了,最后没能去见成?”

“是。”苏牧点了点头,不认为这是什么不好承认的事情,而她那个时候也是已经明确地和欧青说过她有紧急情况的了。

秦少凌见苏牧没有否认,还点头点得理所当然,便觉得心里有一股无名火,不过是一段时间没有见,她竟然这样做事,还丝毫不把他当回事。

“那你知道你这样做给公司带来了怎样的损失?”秦少凌反问。

听秦少凌提及“公司的损失”的时候,苏牧一开始是没有料到的,她当时因为实在是关心则乱,也没能顾上公司那边的事情,而事后欧青也没有跟她说明情况,她也就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可是按照秦少凌这样特地叫郑秘书把她叫过来,还以这样的语气问她的情况,苏牧便觉得事情好像并没有她所想象得那样简单了。

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所以这个案子就这样谈崩了,你不知道?”秦少凌挑了挑眉,用手指轻叩在办公桌面上,眼神深邃,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深意。

苏牧听到这里,脸色白了白,若不是现在秦少凌以这样严肃的语气和她说着这件事情,她是完全不知道情况会发展成这样的。

“谈崩了?可是……”苏牧愣了愣,说。

秦少凌见苏牧怔楞的表情,便知道她也是现在才得知这个后果的,但是现在他更关心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这样抛弃公司的事情而中途离开。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15/217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