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等没有错 第15章 Chapter14:让我折的千纸鹤,随风飞翔

我看着再一次睡去的江旬城,喃喃自语道:“你不起来我就自己行动。”

然后我惊讶地看着江旬城搭着我的肩,起身凑过来:“你想干什么?”

假睡?!

我嘟了嘟嘴,使劲戳他:“你居然假睡?我想起来了,你要不要听?”

“嗯。”江旬城似乎赖在我肩上了,一个劲地蹭着我的头发,“我好困呐……”

你困就可以勾引我吗?!我不矜持地抖了抖,然后任他随意挑逗我的神经:“首先呢,我先用美人计诱惑他。”

“除了你其他女人无所谓。”江旬城顿了顿,说道,“你太丑,美人计你根本搭不上边。”

“……”我扶额。

我眼珠一转,笑着说:“要不然……我把企业我所拥有的资产全部投资到你公司去……”

“够了!”江旬城抬眼看着我,“我不需要女人的帮助,你相信我就好了。”

“……哈?”

江旬城又一次想撞墙了。

我又一次来到了江旬城的公司,据说他要把我锁在他身边不让我到处乱跑,连手机也没收了,一切理由只有一个:你不必操心,让我自己来。

我无辜地看着面前的花草,然后用手里的剪刀给它们乱剪,然后遭到了江旬城那个秘书的一顿骂:“有你这么乱剪的吗?刚来的修理工?你大学毕业没啊?这、这,剪成这样,我们江氏集团要求的是每个细节都要把握完美,你剪成这样,明显不符合我们的要求,去,领了工资哪凉快哪呆着去!不要浪费公司资源!”

我来这就是来浪费公司资源的……我摊开手:“我不是这的员工。”

“……是吗?那就罚款!这是我们公司的财产!”秘书被我气得直跺脚,但是我却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姐姐……我被人囚禁了……”

“被谁?”她似乎被我带进圈里去了。

“你们江总……”

门口守着的两个膘肥体壮的保镖看到我想要拦下来,我指了指身后布满阴云的秘书小姐:“你们江总要她带我出来的,怎么?信不过江总的秘书?”

两个保镖互相使眼色,然后退开了。

其实我是被秘书小姐踢出来的,但是借机出来的感觉真好,只是没了手机感觉怪怪的,但是终于逃出牢笼的感觉让我忘却了没有手机带来的困扰,迈着轻快的步伐,整理好情绪去见季夜崇。

美人计不行……那么我就以死相逼!

我摸了摸口袋的一枚一元钱硬币,十分没骨气地坐上了公共汽车。而后才发现,做错公共汽车了,这完全就是往大兴安岭的方向开啊!虽然我连大兴安岭在哪都不知道……作为一名标准的路痴,我在发觉做错车之后甩泪下了车,然后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坪,漫无目的地走在小径上。

我思考了一阵,突然停住脚步:我为什么要下车?再回去不就好了?没钱可以借啊……突然我就有一种撞墙的冲动,只不过四下无人,又没有墙,我撞给谁看啊?

谁来救我就以身相许!

当然,这是我在看了电视剧之后总是冒出的台词,我当然不会以身相许,这种行为只能更加使我绝望,要是没有人来怎么办?这是一辈子嫁不出去的节奏吗?我哭丧着脸坐在草坪上。

“小妹妹,穿得这么少坐在这里会着凉的哦。”一个穿着朴素衣衫的老太太走过来,“哎呀,快起来吧。”

我愣愣地站起来,干笑两声:“老太太,可以借我一块钱吗?”

“借钱?哦……这样啊,到我家里来吧,我身上没有带钱呐。”老太太“嚯嚯”地笑了两声,转身要我跟上。

我有些害怕她是骗子,但是一个骗子能关心陌生人吗?不可能吧……

到了老太太的家,其实挺简陋的,门的款式很旧,这栋房子也有些年代了吧?我张望了一下,疑惑地问:“老奶奶,你一个人住吗?二楼以上似乎都没有人住过的样子,都没有晾衣服哎……”

“是啊,本来儿子还会来探望我的……嚯嚯,老了,没人要了……”老太太推开吱嘎作响的门,笑眯眯地向我招了招手,“进来吧,家里很干净。”

我一进门,瞬间惊呆了,客厅的正中央,挂着父亲的照片。

也就是说……这位老太太,是我的奶奶?

不会吧……这么狗血的剧情也发生在我身上?!

我讪笑两声,忙问:“老奶奶,您是不是有一个孙女,叫做林殷?”

“哎呀,你也知道呐,你和殷殷是朋友吗?可惜啊,那孩子走得早……”老太太拿着碎碎的零钱,有些凄凉地低下头,“真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哟!当年老头子为了我死在了□□下,这孩子也是为了爱情哟……不过听说对方不喜欢她,真是白白送命,傻丫头啊……”

是啊,她真傻……

“奶奶,你跟我讲讲林殷以前的事情吧……”我坐在草编织的椅子上,语气低沉地说道,“我也很惋惜……她就这么走了……”

“嗯……那孩子小时候经常来我这玩呢,那时候她多么天真可爱啊。”老太太似乎陷入了回忆,嘴角轻轻勾起,看起来很幸福,“她经常穿着麻布鞋,在池塘里捉鱼,我多少次跟她说这样不行,她还是穿着鞋就跳进去,真是傻丫头!她呀,捉了很久都没有捉到鱼,倒是捉住了一些小蜻蜓什么的,然后摇着小辫子跑过来跟我说‘奶奶,看到了吗?这是小蜻蜓!会飞的!’,哎呀,小时候的她就是那么天真呐,多少次看到她就想笑……”老太太眼睛眯起,笑得很开心,很幸福,如果没有那件事,她恐怕会笑得更幸福吧。

从小就没有亲情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幸福,即使这种幸福不属于我。

我站起来,对奶奶鞠了个躬,然后转身就跑走了:“奶奶,我走了。”

“哎哎,你的钱……”

我已经听不见了……原本该属于我的幸福,在被残忍夺去的时候,我已经再也体会不到幸福了!我不知道该不该怨林殷抢走了我的奶奶,至少,我在最后的时刻,喊了她一声“奶奶”,这种幸福,就足够了。

我沿着小径走着,累了就躺在草坪上,绿草淡然的香味,含着大自然的芳香。

其实,这样身无分文,没有任何压力地躺在草坪上,也是一件享受的事情……

“林木风!”

不会吧!我才走了一个小时就有人来救我了?

我回过头,看见穿着白衬衫的江旬城,喘着息,白色的衬衫随风飘着,太阳被他挡住,似在他后面放光芒,美得不像话,就像看了好多遍的漫画书男主角一样。

还是以身相许好了……我闭着眼,太没骨气了……

我兴奋地扑出去:“我才逃跑没几个小时,你怎么就找到我了?”

他喘息了一会,伸手抱住我:“你也知道你逃跑了啊?那个秘书被我开除了……要不是我吩咐人无论如何都要跟着你,你到明天早上都不能回家!”

“别让我担心了。”他补充了一句。

我笑了笑:“放心,下次不会让你担心了。”

“你还想有下次?”江旬城反问。

“额……我……”我尴尬地笑笑,“好吧,以后都不会了。”

他点点头,抱得更紧了:“木风,我喜欢你。”

“嗯……啊?”

“开玩笑的,别在意。”江旬城推开我,转身说道,“走了。”

“额?额…..嗯,可是我喜欢你啊。”

我看到江旬城整个人都僵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大惊,连忙跑过去:“你没事吧?要不要这样啊!我就……说了一句话而已……”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江旬城神情严肃地看着我。

“知道啊。”我憨憨地一笑,“表白嘛!”

“我……”江旬城还未说完,就被我脸红地打断:“不许说考虑这两个字,给我个了断!”

他只是拍了拍我的头,牵起我的手:“那我答应你好了。”

额?……

“这么快?!”

即使是信息时代也不带这么快速的啊……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

“木风,我喜欢你好久了呢。”

再次见到季夜崇,是在盛大的晚宴上,江旬城整个晚宴都拉着我,无论去哪都不放手,周围能听见嘘嘘嚷嚷的议论声“那个就是江氏董事长啊……”“不是要被收购了吗?怎么还在这?”“该不是想力挽狂澜吧?这次晚宴主办方好像是季氏集团啊。”“那个女孩是谁?未婚妻吗?”……

我吞了吞口水,看着江旬城:“干嘛去啊?”

“找季夜崇?”见江旬城不说话,我再问一句。

“……算是吧,不过,记住一点。”江旬城坚定不移地看着我,“我不会把你交出去的,你也不要添乱,尽量少说话,明白?”

“是的,长官!”

我们走在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似乎与吵杂的大厅隔绝,这里听不见一丝声响,除了我和江旬城的脚步声。周围挂着的画作,似乎都在画着一个女孩,留的只是背影,那个女孩留着及腰的长发,每幅画作手里都捏着一片枫叶,落款处题上:季夜崇。

他自己画的啊……

作为一名美术生,我审美观很高,但是季夜崇的画作确实很漂亮,精细到挑不出毛病,江旬城是音乐生,对于画画没有一点天赋,只是没头没尾地评论了句:“还没有梵高画的好。”

“不一样好吗!这是水彩,梵高画的是油画。”我仔细看了看,“不过你说得对,绘画考验的是功底,论功底,确实季夜崇少了一点自由。”

“你再说我也听不懂……”江旬城看了看画,“不过我讨厌这些画是有理由的。”

“什么理由?画得不错啊……不要以画的作者就来评定画的好坏好吗?”我瞪了他一眼,道。

他说:“这些画得都是你啊!我肯定不喜欢……”

画的,都是我?

“别误会,我不是讨厌你,我是讨厌他喜欢你。”江旬城拉着我的手,“你名字的结合不就是‘枫’嘛!而且你特别喜欢留个背影给别人,很清高的感觉。”

“会吗……呵呵。”我干笑两声,被他拽走了。

见到季夜崇时他正在一个人喝酒,看见我们来了轻轻一笑,然后打量了一会,瞬间冷下脸来:“把手松开!”

“偏不。”江旬城拉着我的手到季夜崇面前坐下,“看来季总还准备烛光晚餐啊,是要与哪位情人相会呢?”

我突然站起来,对他们鞠了个躬:“抱歉,打扰你们约会了。”

江旬城汗颜地拉我坐下:“傻瓜!”

季夜崇莞尔一笑:“木风,过来坐,乖。”

“……”我冷冷地看着他,“我不喜欢被背叛,所以我恨所有背叛我的人。”

季夜崇皱了皱眉头,冷眼扫向江旬城:“你最好离她远一点!不然我会将你亲手建成的江氏毁于一旦!”

“知道我创立这个公司的原因吗?”江旬城笑了笑,“就是为了要养她。如果没有她,要这个公司有什么用?”

“可是,如果没了这个公司,你们公司的员工不就没有饭碗了?”季夜崇反击道。

“所以,我不会让你收购这个公司的。”

“是吗?那可由不得你。”

我虽然很仔细在听,不过商业机密实在激不起我的兴趣,看着一桌子大餐,饿坏了的我忍不住执起叉子,开饭。

其实这个场景着实令我心惊胆战,两个男人针锋相对,我在这里淡定地吃着美味的大餐,如果旁边有人我应该遭受了不少白眼了吧。

过了半会,那两人似乎没有再说话,我也不好意思再吃下去,连忙召集他们:“你们也吃啊!嗯……这个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你这个吃货!”江旬城亲昵地捏了捏我的鼻子,“季总,还是吃饭吧。”

季夜崇冷冷地看着他,拿起筷子狠狠地摔了下去,站起身来说道:“要吃你们吃!走了。”说罢转身疾走。

“哎呀,恼羞成怒了呢。”江旬城补了一枪。

第二天,江旬城很晚才起来,我咬着面包问道:“你今天很闲啊?”

“嗯,手上的文件都差不多看完了,该签的也签了。”江旬城走过来,低头看着我,“只不过,你前男友的问题有点麻烦罢了。”

“喂喂……”

自从晋升我男友之后,江旬城动不动就把前男友这个词汇搬出来刺激我,理由只有一个:“我不爽他比我早!说不定他已经夺了你的初吻,我不甘心,就这样。”

“……”

今天我二话不说拉着江旬城就去林语航的家,一路上江旬城都十分无语地坐在一边,偶尔吐槽两句:“人家浓情蜜意呢,你凑什么热闹?”

“凑热闹的不只是我,还有你。”我补了一句。

“什么啊!我是被你拉过来的!”江旬城不满地吼了一句,“今天我本来想带你出去约会的!”

“额…...是吗?”我有些后悔了,“可是我已经打电话给紫韶说会登门拜访的……”

“你这效率也不赖啊!”江旬城欺负了一下我,然后面无表情地坐在车上,不耐烦地吼了句,“司机,快点,说不定回来的时候还能赶上。”

“赶上什么?”我看着他,疑惑地问道。

“很久以前就计划好了……只不过没想到你这么突然……”江旬城尴尬地扭过头,“能赶上就赶上吧,不能赶上说出来你会更扫兴的。”

“哎!不带你这么吊胃口的!”

“对吃货吊胃口最好用了。”

“……”

开门后看到鸡窝头的紫韶,我汗流浃背地问道:“你……”

“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还在睡……”紫韶阴着脸说道,“我能爬起来算不错了……语航还不知道你们要呢。”

我看了看表,一本正经地问道:“说!你们昨晚干什么了?睡到这么晚?”

“看、看电影来着……”紫韶笑了笑,连忙让出位置,“快进来吧,里面有开空调。”

“……真是的。”我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拉着江旬城走了进去。

身后的紫韶突然喊了一声:“你们两……”然后匆匆跑到我们前面,盯着我们相交的手,“你们在一起啦?这么快?说!谁先表白的?哎呀,木风,你终于不装清高了,以前我还觉得你傻傻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搞定了!是不是江旬城先表白的?毕竟暗恋那么久,不可能是你先的吧?嗯?”

“……痛痛痛,我的头好痛啊……”我扶着额头,一脸可怜相地看着紫韶,“我先到沙发上坐会,你先去洗漱一下吧……”

“木风,这么夸张的演技,想骗过谁啊?”紫韶一脸阴笑地看着我。

江旬城挡在我前面,说道:“我先表白的,昨天才表白的,行了吧?快去洗一洗你这把脸吧……”

“哎哟!夫唱妇随!林木风,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当林语航起床看见我们时,确实小小震惊了一下,不过该震惊的是我们,因为林语航衣衫不整,古铜色的皮肤露了一大片,江旬城的手立刻挡在我眼前:“不许看,少儿不宜。”

“……”

紫韶也在一边给我洗脑:“你什么都没看见,知道没有?啊?你要是敢说出去,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为什么你们只给我洗脑?你们自己不也看了吗……”

紫韶严肃地看着我:“我看有什么关系?江旬城是男生看了有什么关系?就你这个打酱油的不能看!”

瞬间我明白了什么……

我举双手:“我明白了,我错了……”

紫韶和江旬城同时“哼”了一声,再一起对我进行了教育。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15/216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