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来风又起 第49章 敲门声

听说依梦是li婚的,在这座城里无依无靠,罗赤浪从沙发上站起来,朝他的酒柜而去,想拿瓶酒庆祝庆祝,老七的眼睛里放she出兴fen的光芒……

老七试探的问:“听到这样的消息,大哥是高兴,还是——?”罗赤浪拿出一瓶陈酿,迅速折回到他坐的红木沙发里,据老七观测,这瓶陈酿最起码在里面放了五年了,是野玫瑰家乡酿的酒,没有名气,却是地地道道的粮食酒,大哥一直舍不得喝它。看来大哥听到这样的消息一定很高兴,接着又说:“那小娘们,容易搞定,大哥,就请好吧!”

罗赤浪开心的问:“你说那女的是li婚的?确切吗?”老七点点头,两只眼睛一直盯着罗赤浪启开的酒瓶。就听他继续问:“那她会不会有人了呢?”

老七肯定的说:“没有,听说她刚li婚不久,一个人住,她家没有男人来过的迹象,只是听说最近老不在家,可是她在上班啊,不是在刘玉这里上班,晚上很晚才回家吗,邻居看不见了呗。”

罗赤浪在他的红木沙发上,重新盘起双腿,眼珠咕噜的转着,像是打着如意算盘。

苗凤仪听说依梦是li婚的,感到很意外问:“是不是搞错了,那女人看上去不像苦命人啊!tao颜带笑,雍容华贵的样子。”

老七说:“外表看不出什么,你瞧,野玫瑰,法拉利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如今还能看出来吗?她们哪里像农村丫头啊,洋气着呢!”

苗凤仪没有精神和他们两人耗下去,一个人躲到另一间睡觉去了。罗赤浪和老七,两人一直喝到凌晨……

他们xi完最后一只烟,罗赤浪才想起没烟了,吩咐老七去楼下买烟,罗赤浪从包里掏钱给老七,老七问:“怎没烟了?”

罗赤浪说:“这几天不知为什么,连烟也顾不得买了!”老七知道大哥犯的这相si病真是不浅!

老七独自在楼下的商店遛弯,其实心里装着心事,他比罗赤浪急。

大哥的事情自然比什么都重要,可两情相悦,真是急不来的事,老七想着自己家里的那一大摊子,脑子里一团乱麻,理不出任何头绪。

老七买烟回来,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神情,罗赤浪一看就想骂他一顿,冲着刚才听到的好消息,他扯大嗓门咳了两声,没把火发出来,老七显出一副殷勤的样子把买回的烟递给他,刚坐下,罗赤浪就叫他换壶新茶,无奈,他到厨房里换茶叶,心想:等喝会儿茶,他要把他想经营咖啡馆的事情给大哥说道说道,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罗赤浪躺在那宽大的红木沙发上斜眼看电视,见老七讨好他便说:“先喝点茶吧!熬了一夜了。”

老七听大哥缓了口气,急中生智说:“怎么样?大哥,今天我看你是真高兴,喝点茶,去去火,小弟有话想给你说。”

罗赤浪眼斜了一下,看着茶几上热气上腾的好茶,那叶子正从透明的茶杯里上下翻滚,犹如少nv翩翩起舞,好看极了,他放平了心绪问:“什么事啊?”

老七血红的眼睛里,流露出惊艳说:“大哥——我能不能有个像刘玉那样的买卖经营着啊?你看他那买卖多火,得赚多少钱一天。”

罗赤浪一听这话,脸顿时阴沉下来问:“怎么,跟大哥腻歪了?不想跟我混了?那就滚得远远的,省的叫我看见心烦。”

老七的眉间打上一个厚厚的结,丢魂似的慌忙解释说:“怎是跟大哥混腻歪了,纯粹是我家里鸡飞狗跳的,我整天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怎办呢?大哥,这不跟你商量吗!”

看着老七那愁眉不展的样子,罗赤浪骂道:“瞧你那出息,我亏待过你吗?跟受多大委屈似的。”看着老七那副寒酸相,他觉得又可笑又可气,假装训斥的又说:“你说说,你能干得了刘玉那买卖?”

老七赶紧给罗赤浪点上一颗烟说:“大哥说行,我就行,不行也行,大哥多支持呗!”

罗赤浪吸着烟说:“老七啊!你只当我不知道干啥啊?我们能干什么买卖我比你清楚,目前就要账这行当,别看有风险,可是适合我们这样的人干,知道吗?看着正经买卖稳当,其实,那就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干的,我们有qian科,公an局,司fa,税务,工商,多重zu碍你看得见吗?城东的张老三就是因为开公司又进了ju子,这会儿可判不轻,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老七听着,重又像泄气的皮球,蔫儿吧唧的耷拉着脑袋不言语。两人陷入一时的静默。叮咚---叮咚---一串门铃响起,惊动了两人。老七朝着罗赤浪轻声问:“这又是谁?”

罗赤浪瞪大了眼睛,竖起无比jing觉的耳朵,命令老七去开门。罗赤浪jing觉的从红木沙发上起身打坐,好像连屁股都提高了警ti,这已成了他的习惯,此时他习惯的看了看表,已是清晨□□点钟了,老七不暇思索去开门,罗赤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意思是说:“也不警ti着,看看是谁啊!”他用手势比划着,老七明白大哥的意思,放慢了脚步,轻手轻脚的来到门前,从猫眼里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便问:“大哥,是个女的?开门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15/114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