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死·命 第3章 3

重生已经3年,这3年逸卿自然不会白白浪费,他可是有很多帐要一点一点的和这个世界的那些败类好好算的。

一下楼就看到桑语抱着靠枕在看电视,神情严肃。逸卿看了一眼电视里在播的某国恐怖电影,笑着摇摇头:“桑语,你一个抓鬼的……”

桑语猛地转过头,脸上写了2个大字:安静!然后逸卿摸摸鼻子走到她身边坐下,随手翻开手机刷-微-博。小师妹满意的转过头继续看电视。

指尖在看到某一条热门微博的时候停下。若有所思的看着微博内容,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然后刷过去。过了一会抬头看还认认真真看着恐怖电影的某人,逸卿伸手压了压她的头发,成功把聚精会神的小师妹吓一跳,然后站起来:“我出去下,你中午不用做的我饭了。”

一只被抱得暖暖的抱枕“呼”的往脸上砸过来。大师兄成功闪避。小师妹表示不想和大师兄说话┭┮﹏┭┮

============================================================================

中午,12点。逸卿站在某办公楼对面的咖啡屋屋檐下。抬头看了看高耸的楼层和无休时间出来吃饭的员工。把折成三角形的道符把玩在手心里,在看到某个西装革履的中年大叔之后假装不经意的撞上去:“对不起啊大叔,您没事吧?”说话间,手里的道符已经不知不觉的进了大叔的西装外套口袋里。

大叔摆摆手:“年轻人走路不要莽莽撞撞的啊!”逸卿点头称是,哎,年轻就是好啊,这幅20岁的样貌还是很占便宜的~

转身看到门口出来穿着制服的青年,逸卿握了握拳,忍住要上去给他一剑的冲动,拐进隔壁的餐厅:吃饭要紧!

下午,15点。看到某个穿制服的碍眼人事离开大楼之后,某道长才走进去,俊美的脸上挂上一副具有欺骗性的笑容,礼貌的和公司前台说:“您好,我找孙总。”

前台妹子只觉得眼前一晃,迷迷糊糊的点点头:“九方先生您来了,孙总等您很久了,您直接上19楼就好。”说着递上一张访客卡。

逸卿笑着接过,甜甜的说了声谢谢小姐姐,反手把卡片放进衣服口袋里,悠悠的进到电梯中,刚刚还“人满为患”的电梯瞬间剩下三三两两的几个白领人士。他借着按电梯的动作向前一步,冲着电梯口微微扯了扯嘴角,无声念出一段咒语,形形色色的虚影一哄而散。

19楼是孙科年的专属办公楼层,专属意味着什么,只有他一个人。逸卿随手招了只纸鹤,低低的念了一声,道:“去。”纸鹤飞出窗外,眨眼消失,道长敲响了面前的门。

“进来。”门内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道长眼神暗了暗,伸手推开门。坐在电脑前的中年男子看到陌生的访客,猛地站起来:“你是谁?怎么上来的!”被电脑挡住的右手上赫然已经握着一把精致小巧的□□。

“孙总您别着急。”逸卿手一抬,孙科年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僵硬不已,不要说拿起枪,连手指动不了。黑白两道混迹多年的商业大佬瞬间冷汗就下来了。那边逸卿确实笑笑的继续说到:“我不是来找您麻烦的,只是有点事想问问孙总——当然,孙总应该不会对我说谎的吧?毕竟楼下的警官先生可还在找孙总放在温泉山庄总体套房里的走私资料呢。”

孙科年一愣,急急道:“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待看清面前带笑的俊美的男人眼里冷冷的寒意的时候犹豫道:“你想知道什么?”说完这句话发现自己身体能动了,孙科年一屁股摔回他那张舒服的老板椅。

待逸卿走出大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他走出大楼,先前放出去的纸鹤缓缓悠悠的飞回他的手里。深黄色的符纸已经几乎退色成白色,上面红色的朱砂更是变成墨一般的黑色。就好像是哪个无知的小孩用毛笔在白纸上胡乱画了一副杂乱无章的线条。

果然,除了他还有别的法术者在这里吗。华灯初上,这座他生活了十三年的城市,在夜色的掩盖下,显得美好而无害。

小心的把已经失效的符纸折好,放入上衣口袋。拿出手机给家里的小师妹打个电话,耳朵却敏锐的听到远处街角传来的打斗声,还有那隐隐的血腥味已经……鬼物特有的腐臭味。道长利落的挂断电话,拔腿往声源处奔去。

阴暗的死胡同里是一个脸都烂了一半的男人,不,应该说是男鬼。满口黄牙,流着腥臭的口水,手上捧着一具被吃了一半的尸体,并且不停用嘴撕扯尸体上的肉,咕噜咕噜的吞咽下去,嘴角扯着诡异的笑。周围是几个举枪的凶神恶煞的男人,有两个一具在墙角吐得天昏地暗,让这个本身就潮湿阴暗的巷子更是恶臭飘荡。

卧槽难道我这辈子要被臭死?←这是逸卿接近巷子后的第一个念头,然后第一时间给自己周围下了一个清新咒,再封闭自己的嗅觉。

啥玩意生化危机?丧尸围城?←这是逸卿看到男鬼后的第一个想法。接着左手腕一翻,一枚硬币出现在食指和中指尖,右手迅速的掐了个决。

那只可怖的鬼在看到逸卿之后原本嘲讽的眼神瞬间充满战意。原本紧紧抓着的那具尸体也一把丢出,冲着他扑上来。

在恶鬼动的时候,那几个举枪的男人也齐齐开枪,也不管是否会伤到他人。逸卿身影微动,一眨眼已经绕到恶鬼背后,手上的硬币咻的飞出去,没入恶鬼后脑勺。恶鬼顿了顿,却一步不停,抓住手边最近的男人,双手一撕从中间一分为二,然后用行动诠释了:对方很生气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丢了一具尸体。

几个壮汉明显抖了抖,逸卿皱眉怒道:“不想死就快滚。”瞬间小巷只剩一人一鬼。

却不想十分钟后,巷口又传来吵杂的声音,隐约夹着着类似“老实点!”“刚刚那个杀人犯跑哪里去了?”“快交代!”之类的话语,以及刚刚那几个人的声音“阿sir,刚刚那个真的不是我们的人!”“刚刚那个是个丧尸啊,他吃人!”“他还能把人手撕成两半!”。艹,警察。

显然听到声音的不止他一个人,眼前的鬼也听到了,已经穷途末路的鬼猛地转身扑向后来的人。

千少君是万万没有想到怎么他才一个转弯就有个不明物体向他扑过来,下意识的闪躲开。然后就见刚刚还在哆哆嗦嗦的瞎掰嘴里喊着有丧尸的男人,表演了一场徒手把人撕成两半——演的是被撕的那个。几个警察脸色瞬间苍白。眼见那个丧尸准备再表演一场,那个嫌疑犯哭唧唧的大喊:“道长救命!”

只见巷子里又窜出一个身影,手中一把黄符铺天盖地的洒出来,围成一个圆圈困住了准备往前的丧尸,然后耳边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借用下。”没反应过来手中的枪已经被“借”走了。随后“呯!”一声。那只“丧尸”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迅速消散。然后枪又被塞了回来,前后不到十秒钟。

逸卿舒了口气,走过去,一颗泛着黑气的珠子掉落在地上。他用另外一张符纸包裹住珠子,然后掏出一个瓶子,把珠子放进去。然后又把散落在地上的符纸仔细的捡起来——定身符可以重复使用的,回收。转身黑了脸——千少君!这不是上辈子把他搞死的那个破警察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14/2152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