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医路芳华 第四十五章 准备见家长

“嗯?”樊莎莎一时间不太明白沈一鸣的意思,她觉得这句话有些出格,有些过分的感情。她为什么要对他用心?如果他想说的是朋友之间相互用心,那可以,她承认自己确实错了,没有好好为朋友的前途考虑。但如果他说的是别的方面的用心,他不是患者,也不是她喜欢的人……

樊莎莎此时才突然意思到,那些开玩笑的人,不一定是空穴来风,也许沈一鸣真的……而她却从来没有意识到。

沈一鸣看着樊莎莎一脸惊讶的表情,脑子一热,直接问她:“我们相处了那么久……你……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樊莎莎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误会了……”

沈一鸣有片刻的怔楞,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了,立马笑着说:“那那我误会了……我刚才不应该那样对你说,对不起!”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傻,一定是今天同事们起哄,导致他真的以为樊莎莎和他之间有什么……人家早就有男朋友了,当然不需要对他这个无关的人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用心了!

“我……我先回去了。”沈一鸣头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慌乱不堪,立马跑走了。

他回到自己的宿舍,回想起自己的试探和曾经那些用心,此刻都觉得是个笑话。

而且樊莎莎根本就没做什么,根本一切都是他自己自作多情……

而樊莎莎也很不好受,这种感觉好像她就是个“绿茶”,好像她明明有男朋友还伪装没有,还故意给别人机会,叫人家伤心……可她不想这样啊!

她拿出手机,翻出给鞠泽发的消息,他已经回复了,他是这么说的:“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樊莎莎索性不回宿舍了,在小区的花坛下坐着,给鞠泽回消息:“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愿意知道我们俩在一起?”

这些字虽然没有语气,但鞠泽还是看出了樊莎莎很不开心。

对女朋友的不开心,任何语言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鞠泽深谙这个道理,立马问:“你在哪里?等我,我现在过去找你。”

“宿舍楼下篮球场。”

鞠泽收到消息,立马赶过去了。

很快,他在暖黄色的树荫下看见樊莎莎一个人在那里,此时还是初春,乍暖还寒,他走上前,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樊莎莎回过头,看向他,认真地对他说:“我们还要这样偷偷摸摸的多久?”

鞠泽有些想笑,也不至于偷偷摸摸这么严重吧……其实,他们俩平时除了不再社交平台秀恩爱,也不再医院多接触外,其他时候没有刻意隐瞒啊。

樊莎莎没等他的回答,又说:“突然有种不安全感。我觉得你是因为没想一直和我在一起,所以你才会想要隐瞒。”

“当然不是!”

鞠泽在来的路上想过很多和樊莎莎讲道理的理由,说真的,他爸爸没有还清所有的欠款,虽然法律没有让鞠泽出来还款,鞠泽现在住着的那套属于他母亲的房子也不需要拿去卖掉,但时不时会有人寻他麻烦……当然,并不严重,他自己私下就可以结局。

但他不敢想象,一旦他和樊莎莎的关系公开,那些人会不会来其他她?

这些都是他一直以来的顾虑。

可是此刻,樊莎莎说她缺乏安全感,鞠泽也没办法再把自己的理由说出来了。

再者,就算他想瞒着,他也瞒不了多久,一直拖着,也确实对樊莎莎不好。

“那就公开。”鞠泽温柔地看着她,“我想去拜访你的父母,跟他们俩说我们的关系,然后商量……商量我们俩结婚的事。”

樊莎莎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结婚。我们俩都在一起这么久了,相互已经很了解了,你就是个完美的仙女,没有任何任何缺点,至于我……我有的缺点你也能接受吧?”鞠泽习惯性地夸她一句,然后笑着说,“不过,可能有些突然,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准备一场浪漫的求婚……”

“不用了!”樊莎莎紧紧抱住他,他说出这句话,就已经瞬间打消了她心头的所有不安全感。

至于求婚什么的,她根本就不在乎,她甚至连婚礼都不在乎,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只要他们俩在一起好好的就行了。

更何况……樊莎莎还记得当年,鞠泽在医院官网跟她告白的蠢事,告个白都能浮夸成这样,还不知道他口中所谓的“浪漫求婚”要浮夸成什么样呢!

要也是和那些大学男生一样,弄些心形蜡烛摆在广场上……太可怕了,想想就尴尬的要自闭了好吗!

或许这样的行为对有些女生而言是浪漫的,但对她而言,她不喜欢这么夸张,只会觉得万分尴尬。

“那……那我就当你同意我的求婚了。”鞠泽欣喜说道。

樊莎莎重重点头:“嗯,答应。”

至于父母那边……他们首要的原则就是爱她,除此之外,所有的原则都可以打破,樊莎莎相信,他们会理解她的。

“那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流程。”鞠泽牵着樊莎莎坐到篮球场旁的长椅上,想了想又叹了口气,“哎,我爸爸还没出来,我妈妈现在有了别的家庭,我也不想打扰她,我家没有长辈指导我,我不太清楚结婚流程……是不是要双方家长先见面?要是的话,那我去问问我二叔和大伯吧。”

“……第一次见还是带你一个人去比较好,你好好表现,让我爸妈对你有好感,后面的流程后面再说。”

“嗯!”鞠泽点头,“那你爸妈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喜欢活泼一点的,还是成熟稳重一点的?在饭桌上,要不要喝酒?”

“嗯……勤快点就行了,我爸妈上次还说,我找对象不在乎家境,就在乎是不是对我好,人得勤快有上进心。千万不要喝酒,就算我爸招呼你你也要拒绝,他们最讨厌抽烟喝酒的人了。”樊莎莎顿了顿,又说,“对了,我爸妈特别孝顺奶奶,过几天清明节的时候,我爸妈和奶奶都会回家,到时候我带你去我家,你把我奶奶给哄好了。”

鞠泽笑了笑:“行,哄老年人这个我最拿手了。”

樊莎莎也笑着,点头:“好!”

第二天下班后,鞠泽给念念学校的老师打了电话,请她多照顾念念一会儿,他和樊莎莎去买些礼物,第一次去拜访人家父母,总不能空手去的。

他们俩刚逛了没一会儿,鞠泽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是念念老师打过来的,立马接起来。

那边老师的声音很慌乱,几乎是嘶吼着说:“你们快来,念念被人抢走了,现在在南湖边上!”

樊莎莎在鞠泽身边,也听见了电话里老师的话,鞠泽和樊莎莎对视一眼,两个人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出了超市的门,打车往南湖去。

等他们俩跑到南湖,南湖边上已经沾满了围观的人,一个长相颓废、不修边幅的中年男人一只手紧紧抱着念念,另一只手抓着一把水果刀抵在念念的脖子下面,站在湖边,目光通红,满是血丝,在人群中扫来扫去。

念念看起来很害怕,哭闹不止。念念的老师和那个歹徒中间有一段距离,衣服都被撕破了,头发也弄得很凌乱,估计刚才和这个狂徒抢念念的时候弄得。

鞠泽和樊莎莎挤开众人,走到前面,鞠泽就不认识那个人,他冲他喊道:“你想干什么?你放开念念!等一下警察就来了!”

那个人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冲鞠泽喊:“你们谁敢报警我就把这小孩砍死,再扔湖里去!”

鞠泽咬咬牙:“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吼道:“叫她妈来见我!她妈骗走我五十万,还叫我背了一身债,我今天不从那个臭娘们身上全部要回来,我就把她女儿淹死!”

念念的妈妈?这个人和徐欣有关?

之前徐欣和他爸爸一起合作虚拟币的时候,徐欣是主要销售,拉了不少买币的人,难道这个人也买了那种币?

果然,鞠泽刚猜测完,那个人认出鞠泽了,对鞠泽说:“我认得你!你是鞠梁的儿子!当初徐欣说你爸的币赚钱,我去借贷款买了五十万!现在你爸破产了,币也没了!我一辈子都被你们一家人给毁了!”

其实在发行虚拟币之前,鞠泽的爸爸是开食品加工厂的,做了近十年,已经是县里面很有名的民企了。后来他爸爸认识了徐欣,又通过徐欣认识了一帮做区块链、做币的人,那些人对他爸爸说:“做币在国外是最赚钱的方式,比特币一年就从三千多涨价到了一万块,这个比巅峰时期的房地产还赚钱,他开的这个食品加工厂,赚一辈子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鞠泽不知道外国的那个比特币都是什么模式,但他一直觉得那些人说的,和传销没什么区别。他一开始也劝鞠梁不要沾染,但鞠梁被利益蒙蔽了头脑,立马转手卖了食品加工厂,带着一笔钱和徐欣北上广到处跑,去售卖他们的虚拟币。

然后,就因为各种都不规范就上市了,导致了后面的结局。

“我爸已经受到法律的惩罚了,他手里的钱已经全部上交,那些钱会全部还给受害者,你没有收到还款……应该不是我爸爸的问题,更加和念念无关!”

那个人低头一想,也有些明白过来了,因为之前他也找了几个跟他一起买虚拟币的,后来鞠梁被抓了之后,过段时间,那些人就纷纷拿到了赔偿,基本上和投入的钱差不多。

可他却一分钱没拿到,那么有一个可能……

“我知道了,是徐欣骗走了我那些钱,根本就没有帮我买币!所以我才没有拿到赔偿!全被这个臭娘们自己骗走了!”他一气之下,举起大哭不止的念念就要往河里扔!

“不要!”樊莎莎着急往前一步,“你……你要绑架就绑架我吧,念念还这么小,大人做的错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09/86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