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烟柳依依下奉都 第十七章 除夕_冼樱珞

除夕,不论是大奉王朝还是仍在盛南公经营下的江宁,对家家户户而言,都是个重要的日子。一大早,下人就起身将已然十分洁净的柳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又打扫了了一遍。,待到主人家都起了,蒋氏和谢氏就指挥着下人换起了门神,挂上了钟馗,钉好了桃符,又嘱咐着几个孩子在自家院子里贴上自个儿喜欢的年画,讨讨喜气。一转眼功夫日头就落了下来,相比往年,今夜的团圆宴可是更为丰盛。除了必备的五色角子,主食还包括子料浇虾面,,蟹黄馒头,其它还有面包丸子,卤牛肉,群鲜羹,玉灌肺,鸡鸭签等等,特别是那道酒蒸羊,南方本不便食羊,然,年节边上会有些农户从北地特地牵来南方售卖,因路途遥远,行道艰难,十只里能剩个三四头就算不错了,自然这价钱也就极高。好在有三老爷这个大金袋子在,又岂会不满足一下自家老头难得的口腹之欲,自是花重金买了回来。席上众人皆用得津津有味,连话都少了许多,这也是柳家由柳老太爷传承下来的雅疾,美食当前,万事皆空。待老太爷以及喜食羊肉的大老爷和二老爷分了这腿之后,剩下的一只腿的去处就成了难事。三老爷一贯吃得清淡,不爱这些,两位夫人也是喜食甜的多。商量来去,就决定让给几个小辈。然到底给谁,也是个问题。柳顾庭大少爷虽在外面绝不吃亏,在家中却是让着弟弟妹妹的,自然无意。老二虽爱食肉,也想着让给弟弟妹妹。正要开口让弟弟妹妹捡去。柳顾言已不管不顾地起身抓过羊腿啃了起来。谢氏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虽因生这孩子十分艰难,平日里多宠了一些,却没想到真把这个孩子宠成了这幅无规无矩的样子。对面的夫君已然重重地放下了筷子,语带怒火道“柳顾言,你可懂规矩?”

正啃着羊腿的柳顾言吓得手一松,那羊腿便啪嗒一下掉入了盘中。虽神色有些惊慌地看着自家父亲,嘴却还是硬的“不就一羊腿吗,我看大家都不用,才拿过来的。”

“你竟还有理,你长兄长姐这是在互相谦让,你可知晓?” 柳相时愈说声音愈大,怒火显然是到了顶峰。

坐在柳顾言对面的柳一一软软开口“三叔莫气,大哥与我皆不甚喜食肉。而二哥前两日着了寒,腹泻了几日,今儿最好也少食荤腥。方也是二哥让三弟去拿的吧。”语罢,对坐在柳顾言身侧的柳顾词炸了眨眼。柳顾词赶忙转向三叔“自是如此,我方与三弟耳语,让他去取了这羊腿,省得再放味道就不对了。”

柳相时岂不知道这几个孩子在为自家儿子开脱,然,好歹是除夕,自个儿也不能真得动怒坏了大家的兴致,只得先顺着往下了。正待开口,却听见自家儿子大声地叫骂“丑八怪,谁让你开口的。别以为你这般,我就会感谢你。”

这回,柳相时是真真无法忍了,气得整个身体都有些发抖,伸出手狠狠地打了自家儿子一巴掌,而后掀开袍子,跪在老太爷身前“儿子不孝,竟让这逆子毁了难得的家宴。”

谢氏赶忙拉着还呆在原地的儿子一同跪了下来“父亲宽恕,是媳妇儿没有起到这教导之责,竟令他放肆至此。”

柳老太爷啃完了最后一点肉,才拿起帕子擦了擦嘴,开口道“都起来吧,难得的除夕,别坏了这份兴致。”然柳相时和谢氏并有些蔫了的柳顾言仍是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柳老太爷看着,正想开口说些甚底。柳一一先一步上前了。“三叔,三婶,快快起来吧。这饭还没有用完呢,再跪下去这吃食可就要凉了。若味道变得不好了,祖父才真要生气了。”说罢,翘着小脸,一副看吧我懂你的表情瞅着柳老太爷。柳老天爷假咳了两声,不再说话。

“这丫头,哪能这么编排你祖父。”柳相昀在旁边皱着眉头,佯怒道。

“这哪是编排,食者,民之天也。祖父这可是雅好。”被她这么一打岔,饭桌上的气氛又恢复了不少。柳老太爷将面前的豆芽菜往柳相时那边挪了挪,温声道“你自小就爱这个,多用些吧。”

父亲都这般说了,柳相时哪有不从的道理,只得起身回坐。柳一一忙伸手,欲扶起谢氏,谁知谢氏摇了摇头,拒绝了柳一一的好意,而是眼眶红红地看着柳老太爷叹道“父亲,儿媳犯了大错,竟将言儿教导成这幅样子。也是媳妇妇人之心,生言儿的时候九死一生,就想着年幼时多宠一些他,也无甚大碍。哪晓得竟成了这幅模样。儿媳恳请父亲拨冗亲自教导,若父亲同意,儿媳感激不已。”语罢,谢氏俯首就着这冷冰冰的青石板磕了一个响头。众人都被谢氏这突然的举动惊住了,就连柳相时也面带诧异地看着自家夫人。然只一刹那,他就转过头,看向父亲。谢氏这个请求其实说起来也是相当不错的,关键就在父亲同不同意了。柳老太爷扶了扶髯须,却并未开口。柳相正看着弟弟有些期待的眼神,开口劝慰道“父亲,三弟与三弟妹忙于生计,自是难以顾上言儿的,我看将言儿留在这里也并无不可。”

正嚼着羊肉的柳相昀亦道“父亲,我看这也不错。若是您实在照顾不及,儿子反正也闲来无事,亦可照拂一二。”

柳老太爷不是对柳顾言有甚底意见,只是这孩子脾气犟得很,又不是很听劝,训导下来必要些时日,然他现在年岁已大,也不知是否有这心力,是而颇有些踌躇。现下看自个儿子都发了话,也就点了点头“三媳妇儿,你且起来吧。老夫同意了,你二人就将言儿留下来吧。”

“诶,谢谢父亲。”谢氏总算面上有了些喜色,压着柳顾言又磕了个头,才回到座位上。这一场风波过去后,大伙儿又安安静静地用起食来,直到都有七分饱了,才饮上了屠苏酒。柳顾言还小,饮不得酒。柳一一本也不能饮的,然,这世道上哪有柳一一不能做的,还不待柳顾庭举起酒杯,柳一一就趁其不意将酒杯转到了自个儿手上。“大哥,一一可是你妹妹,这第一口当让我尝尝。”语罢,就张开嘴喝了一口。剩下的却不再饮尽,而是放回了桌上,应也是知道自个儿年纪小,还是不得贪杯的。柳顾庭无奈地点了点妹妹的额头,取过另一只杯子,盛满后一饮而尽。待柳老太爷也饮了屠苏酒后,众人再进了几口菜,就回主屋守岁去了。老天爷和几位老爷聊得开心,蒋氏和谢氏在一旁手拉着手亲亲热热地聊着后院的事儿。柳一一与柳顾庭和柳顾词也互相猜着迷儿,只有柳顾言不理兄姐的招呼,一个人捧着胶牙饧,安静地啃着。好容易过了三更,周围陆陆续续都响起了爆竹声,柳家也让下人点上了双响炮,柳家的第三代通通站到了院子里,远远地看着那噼里啪啦的爆竹,脸上都一扫倦色,便连柳顾言一直不善的小脸都放松了下来。正是“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08/72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