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幻末世

静静走近你走进你 第6章 寒冰,春暖花开?_林善心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求支持!个人倾向于温馨和慢热,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么?  陆其娇第一次见到方妈妈就喜欢上了方妈妈,原因无他,伟大的母亲拯救了她。

病房里,方妈妈正和陆其傲商量治疗事宜,陆其娇终于不用再唯唯诺诺如履薄冰。病房外,她早就把方捷拖去了偏角旮旯之地。

“其其,藏獒真的是你哥阿?亲哥?”

方捷同学还没从刚才的场景中回过神来,那么英俊潇洒的男子,那个帅哥领导,竟是陆其娇的亲哥,这个消息,她需要再确认一遍。

“你还敢再提这个称呼。”

陆其娇气急,真想把她大卸八块。自己刚因这个称呼逛了趟鬼门关!

“哦,不是藏獒。其傲,陆其傲!对吧。”

这样听来果然像是兄妹了。陆其娇,陆其傲。说着她就开始掏手机,口中还嚷嚷着:

“我得告诉肖姑娘这个消息,她可是标准的军粉。”

“你敢。”

陆其娇一把抢过方捷的手机,她就没见过这么没有眼色的人。她都快气炸了!

方捷白她一眼,伸出手去:“赶紧给我,你隐藏秘密的事情既往不咎。”

“什么既往不咎,该生气的应该是我好不好。”

陆其娇无奈的有些抓狂。是她差点儿害死她,拜托!

“你气什么?有帅哥当哥还郁闷,”

方捷撇她一眼,突然又来了精神:“你哥结婚了么?有没有女朋友?”

又来了!这个花痴!

陆其娇没好气:“有,有,一整个团呢!”

“问你正经的呢?”

方捷揽了她的肩。倒不是她喜欢陆其傲,纯粹是女人的天性:八卦加好奇。

“你觉得有人愿意嫁给他?就那么块冰山,十米之内都给冻僵了。”

提起他陆其娇就想到冰山一角,自己都觉得冷。

方捷拍着陆其娇的肩挑了挑眉:

“这么说典型的钻石王老五阿?”

“怎么,你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陆其娇一副奇怪的表情盯着她,盯得方捷直发毛。

“什么表情,我才没打算当你嫂子!”

方捷当然不排斥帅哥,可她还不至于见一个就喜欢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她闪了闪眸。

“切,想当还不要呢。”

陆其娇甩开方捷开始往回走。她穿的单,水也喝多了。

“喂!你干嘛去?”

方捷被她一晃,一个踉跄不稳。

“厕所!”

回答她的声音有些不耐。陆其娇确实没好气,她把这姑娘揪出来就是来兴师问罪的,可让她这么一搅和,气势全无!

真丢份儿!

解决完个人问题,陆其娇有些不敢走出卫生间,哪里还有刚刚和方捷张牙舞爪的样子。她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做个鬼脸,突然开始愁眉苦脸。

第一个,怎么面对许又恩。

若无其事?还是一副知错就改的表情?

真是煎熬,哪怕自己两三个月不能正常活动也行呐。

第二个,怎么面对老哥。

继续嘻嘻哈哈?老实讲明原委?

可一想到要面对他,她就忍不住龇牙咧嘴。

“其其,你怎么在这儿站着?”

方妈妈正好路过洗手间,抬眼就看到杵在大镜子面前的陆其娇,整张脸比麻花还麻花。

“方阿姨。”

陆同学看清来人立马直了身,标准的军姿,只不过稍停几秒肩膀就塌了下去,撅了嘴:“我不敢进去。”

“怎么?”

方妈妈刚从病房里出来,似乎猜出了她的犹豫,轻声笑了笑:“你不小心伤她那次没落下根,这次是巧了。又恩多休息休息就好。”

“是么?真没事?我以为她特别特别惨,又特别特别气我。”

陆其娇眨眨眼,有些不相信。方捷一个电话就把自己二哥叫来了,能不重?虽然她也是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可是她更清楚,要是自己被害的跟半个残疾人似的,早就把某人大卸八块了。

“是方捷把你吓着了吧。回头我说她,这孩子整天没个正经,就知道添乱。”

方妈妈提到女儿似乎也有些无奈,哪有她渲染的那么严重,还大晚上的把人叫来。她就是看着人少,嫌不热闹。

是么?

“呵呵。”

陆其娇笑。心里却早已经把方捷虐了千遍万遍了!

“对了,其其。”

方妈妈募地想起一件事,说着她就从兜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不由分说的就塞到陆其娇的手里:

“这是你哥给的医药费,你先拿着。医院里有方阿姨呢。”

病房里的那个男子的气势太足,她竟不知道怎么推却。可这钱却是万万收不得的。

“方阿姨,我也。。”

方妈妈却已经笑笑离开,去忙了,陆其娇也没来得及,只是望着远去的身影继续傻愣愣的站着,眼前倏尔滑过某个人淡漠沉静却半带严肃的样子,她只觉得手里的东西越发的沉重。

“。。。”

“还有你的存款。”

“我怕我带的钱不够赎你回来。”

“东西没忘带?”

“走了,别把钱包落车里。”

“。。。”

老哥那是在逗她?

陆其娇摇摇头,感觉难以置信。

可手里的东西?

却是这么厚实的触感。

。。。。。。

陆其娇这个人就是奇怪,别人横,她更横,别人软,她也会软。她突然觉得老哥也不像自己想的那样不知人情世故,反而一直以来他说的话,做的事,倒还蛮靠谱的。至于许又恩,那姑娘一直好说话,应该不难搞定。

于是,她昂了脑袋,一把推开了病房的门。

“终于来了,我以为你躲到洗手间里不出来了呢?”

方捷回来有一会儿了,这才看见磨磨唧唧的某个人,铁定揶揄几句。

“就你话多!”

陆其娇没好气撇她一眼,径直走到许又恩面前,抽了抽嘴角:

“我来负荆请罪了。”

这么大义凛然?许又恩“噗”笑出声来,却也不舍得不闹她两句: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么?”

“反正要命就一条了,随你处置。”

陆其娇头一横,视线瞥向一边,却没想到正巧对上老哥的眸子。

等一下,等一下,陆其娇使劲儿眨了下眼,再次看过去,千年寒冰竟然笑了?虽然幅度很小,可是眼角处的确有弧度!

“那你今天留下来陪我?”

许又恩笑说。这是他们刚刚商量好的,几个人中就属陆其娇最闲。

“就这么简单?”

陆其娇也顾不得研究老哥千年难得一见的表情了,有些欣喜,又有些诧异。

“其其你个葩葩,找虐阿?”

这就满足了?方捷走过去要摸她的脑袋,不过陆其娇躲了去,十分鄙视:

“你离我远点儿,我跟你有仇!”

害她提心吊胆了好一会儿。

她突然觉得,不仅肖笑和自己不对盘,方捷简直和肖姑娘来自同一个星球!

方捷被嫌弃了,没好气的瞪她一眼,转身偎到许又恩身边,一脸受伤的表情:“又恩,她欺负我,你替我报仇。”

许又恩被她握着胳膊,有些哭笑不得:

“好了。方捷,其其。事情到此为止吧。”

“你该回去了,方阿姨应该快下班了。”

她抚着方捷的手说道。折腾了一天,大家都很累。

“嗯,”

陆其傲突然出声。时间确实不早了,更何况她们的玩笑,他好像不适合在场。

再看向他时,他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嘱咐小妹:“你今天就先留下,明天我给你送些东西过来。别闹太晚。”

声音已经有些嘶哑。

“哦。我知道。”

听老哥发话,陆其娇老实的点点头。他的分量太重。

“那我先走了。”

他淡然说着,深深看了小妹一眼,仿佛是在提醒她要好好表现。倒是看向病床上了两个女孩,微微藏了笑,女生也礼貌笑笑,随即看他抬步离开。

不留下一片云彩。

陆其娇冲着人离开的方向不自觉就撇撇嘴,待人影消失不见,她一个箭步就冲上去,直接就掐住方捷。

“嗷!陆其娇你谋杀啊!”

病房外陆其傲并没走远,依然能听的见身后的尖叫,然后脚步稍一停顿,才又继续向前走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khms/07/64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