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重生

逐·雕刻旧时光 第5章 回家的“梦”?_一颗白豆子的小说

第四章回家的“梦”?

风从二层小楼没有关紧的窗户吹进,伴着花香,鸟叫声轻敲醒朦胧的意识,纲吉睁开眼睛,感觉到许久不曾有过的舒适。

白色的吊顶,草青色的窗帘微微飘着,可以看到玻璃外的日式小院,什么情况!!!他猛然起身,有一种眩晕的感觉,随即环视这个不算太大的卧室,屋子里很乱,各种各样的书和食品袋被扔在地上,窗边写字台的抽屉里隐约露着一截纸,他几乎能确定那是他只考了十几分的数学卷纸。

墙上的表吧嗒吧嗒的走动,时针虽然还差点才指向八的位置,分针却已经走到了九……

“阿纲,纲君,起床了哟,嘛,即使上了大学也还是依旧的这么爱赖床啊”奈奈好听的声音从楼下而上,声音越来越近,纲吉低头看了看脖子上的彭格列指环,他觉得,哦,这不过是最近压力太大的一种幻觉吧,再睡一会儿就好。

重新躺回床上闭了眼,床没有彭格列的软,门有被推动的声音,墙上的表还在滴滴答答的响。

“阿纲,起床了”久违的声音近距离的在耳边响起,随即窗帘被“哗——”的拉开,阳光一下子溢满屋子,刺激的他有些睁不开眼。

“妈…妈妈?”事实上他已经几乎一年多没见过奈奈了,父亲带着奈奈满世界的旅游,偶尔会见面,这一刻就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噩梦…?不,其实也有快乐,但是正是因为有过快乐才会让人绝望。

是梦吧,其实一切都还没发生吧,里包恩,狱寺,山本,蓝波……想着想着心里却是一阵的心慌,真的…不希望遇见么?

“妈妈,里包恩和蓝波……”纲吉小心翼翼的询问,心里莫名的开始紧张起来。

“阿拉,纲君交新朋友了么?”

轰——纲吉就觉得一切都崩塌了,没有么,过去的是梦还是现在的是梦呢?

“纲君,在想什么呢,要迟到了哦”

“啊?哦,哦……”他再次瞟向墙上的表,分针已经到了10的地方而且还在疯狂的向十一进发,一个激灵起身穿衣“哪一个是梦还是自己体验一下吧”

穿好衣服下楼,奈奈的早餐似乎是来不及吃了,只是像回忆里的那样,拿起一个面包跑出去,嚼着口中的面包,想起昨天早上狱寺送来的日式料理,或许自己是太想念日本了,要和里包恩商量一下,他想回日本了,但是猛地,想起了那个拉着行李离开就没再回来的人。

自己和里包恩闹别扭了,他差点都忘记了,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没什么动力了,街道还是以前那样,如果这是梦他突然觉得,做梦也要这么卖力的话自己就真的太累了,他最近太累了。

如果这不是梦……那么那些究竟是什么?

他沿着记忆里的小路,一路到了学校的门口,才终于回过神来,脑子里回荡着今早妈妈的话,“都是大学生了怎么还是这么喜欢赖床”他才注意到原本写着并盛中学的地方写的竟然是并盛大学,“原来并不是回到了过去”他喃喃道。

多年的训练使他即使在刚刚那一系列的混乱中也快速地总结了几点可能,现在“穿越回去这种想法已经可以排除了”他现在的年龄和之前的完全相等,搜了背包还是找到了一份课表,这样想着也已经到了这节课的教室。

第二节的课时间尚早,教室里三三两两人并不多,教室靠窗的位置,正值初春,风吹进来偶尔会带着几片樱花的花瓣,连空气里都是那种熟悉的味道,他承认他爱惨了这种久违的感觉,一早的慌乱慢慢被抚平,才又思考起来眼前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人渐渐多起来,他还是很快从人群里找到了京子,昔日的短发已经蓄成了披肩…

“喂!废柴纲!你一直盯着京子做什么”

“哈哈,想你这样的废柴就不要削想京子了”“废柴…”“色狼…”

周围的声音渐然多了起来,那些称呼和眼神让纲吉恍惚想起了中学的生活,从什么时候起没人再叫他废柴,没人再来欺负,什么时候起他得到朋友的关怀以及别人的崇拜,原来停不下来了,里包恩,原来习惯强大了就回去了。

狱寺的维护,山本的关怀,大哥的照顾,学长的认可还有里包恩,还有很多人……原来没有他们的生活是如此的难过。

纲吉看了看周边的人讽刺的眼神以及京子的茫然,这里没有狱寺没有山本没有大哥没有云雀学长,家里更没有里包恩蓝波……更不会有骸他们,那么“你们在哪儿,我又处于什么地方呢?”纲吉喃喃道,窗外的樱花又飞进几瓣,这节课的老师已经打开了课本……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dscs/22/12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