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重生

松山奇侠传 第一百零三章 市藏龙

一行人要等半个时辰,穆姑娘发现可以说话,那就问许小松:“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我叫穆熙凤。”

虽不知道对方深浅,但穆熙凤看对方的样子也不一定比自己大,就用大哥称呼,总不能真叫前辈吧。

“许小松。”依旧是那样的平静,那样的淡定。

“哦,许,大哥?!”

穆熙凤后知后觉,其他人都已经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自称是许小松的白衣青年。

说好的乌衣在哪里?青面獠牙呢?哦,还不是杀人的时候。

刚刚在听完对方的事迹,对方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么巧。

“呵呵,许大哥你这个笑话真好笑。”穆熙凤笑得花开一样灿烂,随后面容一肃:“大哥,你不是认真的吧。”

“什么笑话,什么认真,我就是许小松啊。”没有三分笑,最多只有一分似笑非笑,许小松说得淡然。

蝴蝶君情不自禁地咽口水。自己只是武林新面孔,对方可是江湖这期最猛的猛人。脖子凉飕飕。

龙秀赶紧看多两眼,仔细观察起来,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见多两面。

穆熙凤内心有点小惊喜:“真的是许大哥啊。我爹去年可见过你,也是在中州这里。你还有印象么?”

许:“有印象,威远镖局。你说你是外州人,威远镖局不在中州?”

穆:“不在。在青州。只是我们经常跑中州而已,来中州的业务多。”

许:“哦?!何解?”

穆:“因为中州这里山头门派林立,来往的商品要是不通过我们镖局,光路费就够呛。”

许:“山头林立?”

龙秀作出了解说,出自某篇策论:“中州曾经是大瀚的京畿,如今依旧是天下最繁荣的地方。”

蝴蝶君看许小松在静心聆听,不见愠怒,也说了起来:

“那是其一,其二则是诸葛府隐世不出。没有九世府镇压,当然牛鬼蛇神都出来开帮立派。”

许小松疑惑道:“扬州呢?帮派也不少。”

这些是江湖的事,龙秀所知自然不如蝴蝶君,蝴蝶君脱口而出道:“那是上官府不给力!”

说完他有点后悔,心凉了半截。对方貌似和上官家关系很好,他的弟子可是上官家的小公主。

许小松对比了一些明圣教,欧阳府,认可了蝴蝶君这个说法。

龙秀的历史还是修得不错:“上官府曾经攻入中州逼退大瀚帝君,后来也因此被薛月军神打败而衰落。”

蝴蝶见小松君还是挺大量,接着道:“以前山头贼窝更多,不过十年前英雄门冒起,整过江南都为之一肃。”

蝴蝶放开来了道:“还有龙小秀说得对,钱很重要,扬州有钱的地方集中在沿江沿海,也就那里帮派多些。”

许小松点头肯定对方的同时,看着蝴蝶他想起自己留下对方的原因之一,正是“蝴蝶啊,你怎么看出她是女的?”

没错,许小松依旧没发现穆熙凤是女扮男装,第三个了。跟小山这么久也就是有点怀疑。

“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你不觉得是不一样的么?”腰胸腿脖子,蝴蝶都指了一下。

许小松定睛仔细观察了好一会,穆熙凤都有点脸红尴尬不好意思了,但他还是摇头皱眉。

“看不出。你不是说用鼻子闻的吗?”

不用他回答,蝴蝶都知道对方看不出,只能说对方没天分:“鼻子?我乱说一通而已。看来是我天赋异禀。”

“那你以后发现是女伴男装的就悄悄跟我说。”

“咦,许哥你也有这爱好?”

蝴蝶忽略了自己可能要被套很久的可能,反而兴奋于貌似找到了同好。

“爱好什么?”小穆小秀都疑惑地看着蝴蝶。问话的则是小松。

“没,我什么都没说。”蝴蝶矢口否认,知道得太多,是很危险的。

许小松见他言辞闪烁,便不再追问,继而转头问起龙秀:“学宫大考又是考些什么的?”

“礼乐射御书数。”说到自己熟悉的领域,龙秀当仁不让。

“礼者,法度也,又名规矩,亦是道则。与书一同考核,按题目要求,写策论一篇。

乐,是曲调韵律,问答弹奏。射,是拉弓搭箭。御,是驾车,如今还要考骑马。数,考工学。”

许小松原本还思量着,三年后是否让飞燕也来考这学宫,可这么一听,貌似没什么希望。

他也不想想,飞燕就是能入学宫亦要故意落榜。她冀望的是行侠仗义浪荡江湖。

若问她还有没有更渴望的?有啊,跟师父一起行侠仗义浪荡江湖。

龙秀没停还在说:“五门都要考,但只要有一项达到优,即可考上。或者尽皆达到良也可。”

许小松已是断了念想,龙秀说些什么他只是微微点头不甚在意。只不过,龙秀下一句又勾起了他的兴致。

“乐射御三门都是公开考核的,谁都可以观看。其余两门才需要闭门独自作答。”

“那我们送你一程,顺道去看看。这热闹事,她或许也会去。”许小松来了点精神。

“好啊。许大哥,你饿不?我这有馒头。”

说起这个馒头,就要讲讲为何九州大陆门派林立,六大奇典一本一两银子有交易,依旧有这么多人不会武功。

原因很简单,练武消耗大,要补充营养就要吃得好。若是餐餐吃馒头,不是练不了只是死的早。

“好,来一个。”吃着等,总比干等好。蝴蝶当然没有他那份,有他也不吃,嘴肿了。

“对了,蝴蝶,你这一年有没有遇到过穿白衣又女扮男装的?或者很俊俏的白衣青年。”

“女扮男装的没有。很俊俏,有没有我俊俏?”

小松眉额轻蹙答道:“一个顶你三。”

“哪里?这么俊俏的男子存在么?‘天下四俊’也没那么俊吧。”

这个时候穆熙凤有点欲言又止地问许小松:

“许大哥啊,你,你杀人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会变成两丈高青面獠牙的大汉。”

许小松眨眨眼,露出两个小酒窝答道;“当然不会,江湖传闻难以当真,以前我也尝尝误信。”

“啊,这样啊。”没错,就是这样,而且许小松心想自己还不会化形之法呢。

蝴蝶君挺胸站直了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三分假七分真,起码许哥的武功是实打实。”

快快反驳我,反驳我,你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好吧,瞧你那认真样,我知道了。蝴蝶很绝望。

小弟生涯何时休,不采花的蝴蝶会死的啊。看来得转行了,坏人有坏人的气魄。

半个时辰过后,大家陆续恢复,众人又在起行。他们加紧了脚步赶在入夜前就到了下一座城镇。

一路上,或许是那支镖旗起到了作用,平安无事没人出来刁难。

许小松也在穆熙凤那里了解到,威远镖局有几条常走的路线,对于沿途的势力他们每个月都会有例钱孝敬对方。

来到镇上的客栈,由于来往的学子真心不少,客栈里头的老板对他们说:“就剩下三间客房。”

三间客房挤挤也差不多了,不过穆熙凤一个女儿家当然要单间。

于是若许小松和小龙小蝴蝶一间,那么剩下那间客房这么多镖师真是怎么挤都挤不下。

虽然镖师们要轮班值夜,人数折半,不过小镇客栈的房间没有东圣阁的大,二十见方都不到。

“老板真的没房间了?加钱呢?”穆熙凤也不是全无经验,对方留起些来提价亦有可能。

只是明显这个老板很老实:“加钱也没。柴草房倒是还能睡四五个人,不过给你,你住吗?”

穆熙凤还没有决断,但那个姓吴的镖师闻言却觉得没有问题,接过口道:

“那柴草房我们也要了,给你一半客房的钱,有没问题?”

“可以。不过先说明,本客栈不提供热水洗澡,要洗就走几步去隔壁澡堂。”

“知道了。”

他们在那讨论的时候,这边许小松想起,以前小山从来都不跟自己同房,原来是有因由。

许小松还记得每逢遇到房间不够之时,小山就会先用钱砸,若还不成就会将人家扔出去。

刚想到这里,正要发笑,一道声音打断了许小松。

“老板,来一间上房,两间普通客房。钱,不是问题。”

这该是个小厮,文雅点可以叫他书童,因为他后边跟着个赶考学子。但他接下来的话,又应将他归类到狗腿子。

“什么?没有?你可知道我家公子乃豫州第一才子,名震整个西南,今年必定高中榜首。到时……”

“到时对外说榜首住过我客栈的房间多威风是不是?”

“你知道就好。”小书童一副得意模样,他身后的豫州第一才子则是不见喜怒,平静如常。

“先不说你家公子能否高中,就说中了又如何,我这家河洛客栈在此地经营了六十年,学宫榜首住过十九个。”

小书童当场气势一挫,觉得对方脸带讥笑,不过又想不到如何反击,最后弱弱地道:“那刚好凑够二十。”

“呵呵”,老板笑了笑,接着道:“况且我这里的客房都是一个样的。最后三间连柴房都给他们了。要谈,请便。”

小书童看着这群明显是镖师打扮的武夫,目光又再锐利起来。

许小松?返璞归真听说过没有,听说过都没用,许小松都不会,他只是给那些壮汉遮挡住了而已。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dscs/21/12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