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重生

想君时见思 第5章 困境

美国大学和国内不太一样,国内的学生都是在录取的时候就定好了专业,而美国大学的大一大二基本都是基础课,等到大三开始才完全变成专业课。这两年的时间算是一个过渡,留给学生们探索各个领域,发掘自己的兴趣之后申请进入各专业的学院。

许诺的父母大学学的都是金融专业,所以上高中的时候家里人就希望她以后读金融或是商科,可许诺偏偏对金融一点兴趣都没有。不只是金融,许诺大概对所有专业都没什么兴趣,本身也不是一个特别爱学习的人。于是在用排除法划掉了自己没有兴趣和难学的专业之后,定下了看上去很好学的社会学。

入门课程里有一门叫社会学基础,最后的成绩大部分是靠论文的分数,主题在社会学的范围内自选,教授给了学生们几乎两个月的时间来完成。许诺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国家的政策会比较好写。因为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不需要再做大量的阅读。筛选之后最终确定为计划生育的合理性与弊端。

这种有争论性的话题其实真的很容易想到观点,许诺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把大纲列好了。接下来的重头就是要找到学术论文作为参考文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教授对参考文献的要求很多,首先作者要有一定的学术背景,最好是对应领域的专家;文献一定要发表在正规的学术刊物上,而且要有时效性,最好是近十年以内发表的;因为要写的是十几页的论文,文献的数量要在十个以上。这么多要求一起砸下来,许诺开始头疼了。国外学者专门研究中国政策的本来就很少,中国学者写得倒也有,可偏偏找不到英文版本,好不容易找到点资料,有的还和她的论证方向相反。这么一纠结下来,半个月都没找到几篇真正有用的。除了这门课,别的课还有每月一次的期中考试和每周一次的小测验,都需要花心思复习准备,一时间许诺忙得简直是天昏地暗,连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都要挤出来。

一个月之后终于完成了初稿,邮件发送过去的时候许诺一直绷着的神经忽然就放松下来,脑子里就想着一件事:睡觉。周六睡了一整天之后,许诺还是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

和教授约好的时间是周一早上八点,许诺懒了一天之后终于在隔天起了个大早,简单洗漱之后就神清气爽地出了门。到教授办公室的时候刚好八点差五分钟,许诺一边有点紧张,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拿什么样的分数;一边又有点小激动,花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精力,总是希望会有好结果的。

教授等到八点钟准时把许诺喊到了办公室里,开始气氛还挺轻松,互相问候之后教授忽然换了一张脸,先让许诺看一遍他的打分和评论,有什么疑问再提出来。许诺打开论文,忐忑地翻到了最后一页,赫然发现得分栏里的分数竟然没有及格。一时间不知道是震惊占大多数还是愤怒占大多数,许诺胡乱地翻回到文章的正文部分,想看看到底因为什么拿了个这么低的分数。

教授给出的评语直接又难听,先是表达了一下许诺选的主题太广泛,没有集中在一个具体的方向上面。论点一半看不懂,另一半证据又找得不够充分。许诺深呼吸了几次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可声音还是带着少许颤抖地问:“为什么当时我选题材的时候和你讨论你没有说这主题太广泛,现在稿子都完成了忽然提出这个问题?”

“你开始把主题聚焦在中国的具体政策上,按理来说是没什么问题,可是你谈的东西太多了,光是原因就列出了六个。每一个原因如果真要仔细地写其实都能写出一篇独立的文章,比如你举的第一个老龄化的例子就有很多内容可以补充,全部这样下来文章的内容会变得非常杂。”

许诺觉得自己的怒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分析任何事情,原因本来就是很多样化的,只要有关联能解释得通就行了。辛辛苦苦写了这么多最后都变成了无用功,教授还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许诺强压怒火,勉强勾着嘴角问:“那您的意思是,我还需要把主题的范围缩到更小的范围是么?”

“下一份就是完整稿了,你这样换重心的话需要重新找资料,会浪费更多的时间。”教授面无表情地回答。

“可是我如果不换还能怎么提高呢?”

“指出你的问题是我的事情,考虑到底应该怎么改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说不改拿不了高分的是你!改了又浪费时间的也是你!到底想怎么样!许诺的内心已经开始咆哮了。

可她到底还是学生,和教授翻脸只会让分数更难看而已。许诺不想得罪人,只能好声好气地说:“我改,我会重新认真找资料,等到定稿之前能不能和你约一个时间我过来,你再帮我修改一下呢?”

“恐怕不行,这门课只要求我为你们批改初稿和最后的定稿,我没有义务为你的错误花上我自己的时间。”教授还是一张扑克脸。

许诺生了一天的气。

为了不喜欢的课程投入了这么多,最后的结果离想象的差距还这么大,许诺很为自己感到难过。可是毕竟也不想挂科,只好把所有的东西都推翻了再重新开始。人又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种状态,忙得焦头烂额,连和朋友出去玩的时间都没有。

Daniel终于在一个多月没见许诺的时候找上门来,敲开门之后看到了她的样子,Daniel吓了一跳。头发乱七八糟,身上几套睡衣穿在一起,一副已经与世隔绝了很久的模样。许诺大概的解释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在干什么,Daniel马上义愤填膺地把那个教授臭骂了一通,许诺的心情也才算是好了一点。

虽然Daniel实在不能算是什么优等生,不过毕竟是美国人,论文也是从小练到大。看到许诺这么惨,Daniel很讲义气地打算在许诺写完第二稿之后把文章从头到尾的修一遍。这天晚上Daniel陪许诺修改到三点多,大概把文章的结构和逻辑都理顺了,剩下的语法和词汇就留到第二天再完成。

隔天Daniel把完整的文章送来的时候许诺简直要开心得跳到他背上,Daniel告诉许诺,他保守估计了一下,最终稿虽然不是很完美,但起码也能有八十分了。许诺虽然不算是学霸,可其实只要是学生,对GPA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执着。听到Daniel这么说,她也就放下心来。

可惜美国人和美国人之间还是有差别的,教授那边当天反馈回来的分数只有63,尘埃落定。

许诺这阵子的心情真的像坐上了过山车,忽上忽下,最后还是跌倒了谷底。

直到这学期快结束之前的好一阵子许诺的情绪都一直很低迷。教授刁难、努力了还是看不到成果,这些理由已经足够让她灰心了。何况社会学本来就不是许诺的兴趣,即使选了这个专业,许诺也完全不知道自己以后可以找什么样的工作,过什么样的人生。就好像是被困在一个迷宫里,满是迷雾,看不到路又走不出来。

朋友们好像都看出来许诺的心情不太好,有一天下课之后许诺收到李苏阳的短信:晚上一起出来转转吧。

冬天的晚上风很大,刮在脸上生生的疼,许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冻僵了。天气太冷,李苏阳也没有拉着许诺走远,两人就坐在宿舍的大门口的长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李苏阳拿出了上次和许诺一起买的打火机和一包烟,笑眯眯的问许诺要不要抽。

许诺点头说好。

风太大,火总是刚打出来就被吹灭。李苏阳两手一圈罩在烟的外面,让许诺抓紧机会点,火光明明灭灭的照在他脸上。许诺忽然觉得现在的氛围有些像古时候的围炉取暖,炉子在现在早被淘汰掉了,大冬天的晚上两人在室外就围着这么个小小的打火机,还怎么点都点不着,也是够无聊的。

几分钟过去好不容易两个人的烟都点着了,李苏阳开始吐烟圈玩,可惜烟圈还没飘多远就被一股冷风无情地吹散了。许诺倒是静静地坐在一边也没开口,李苏阳买的烟一直都是水果口味的,猛地吸一口进去也不像真正的烟那么辣,就这么默默地一吸一吐,两人一时无话。

这时候许诺忽然看见图书馆方向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晚上出来的匆忙没带眼镜,天又黑,十米的距离连来人是男是女的看不清楚,走进了许诺发现竟然是罗禹臣,心里骤时咚的一跳,她不想让罗禹臣看到自己抽烟的样子。可也不好就这么藏起来,罗禹臣看着她和李苏阳坐在一起,点了点头之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跨步走进了宿舍。

完了,自己在罗禹臣眼里的形象大概是毁灭了。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许诺恨恨的想,都怪李苏阳闲得发慌没事找事做,大冬天不好好在宿舍呆着话家常非要跑到外面,到外面就算了还带烟,真是害了她。

第二天早上有实验课,许诺很早起床,习惯性地拿起手机一看,有一条罗禹臣未读短信。打开一看,里面是短短的一句话:抽烟对身体不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dscs/14/113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