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重生

爱情傻瓜 第20章 2006年8月_等待初雪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Q市。即使爸妈催的很紧,但我还是迟迟没有去他们给我安排的进出口贸易公司报到上班。首先是专业不对口,其次是我想靠自己的能力找一份适合我并且愿意喜欢从事的行业,哪怕是重新学习。

回到家乡,见到曾经的闺密苏贞,她那时已经考上了海洋大学生物科学的研究生,相对高中时期来说苏贞变化不大,依旧一副知书达礼,温文尔雅的样子。而郑海洋却出乎意料的在大三那一年下学期就放弃了打篮球。其实以郑海洋的水平和身高条件放弃打球,怎么说都让人觉得遗憾。我问过苏贞他放弃的原因,她说她没什么重要的原因,觉得后起之秀太多了,动辄身高就上两米,觉得没什么前途,就放弃了。

看到他们俩个日益稳固的感情,我固然高兴。但每次见到他们,我总会回忆起曾经六个人一起度过的那段快乐的青葱岁月。既小顺离开后,我和游利嘉分手,让我没有没有意料到的是,他不仅在我的世界里蒸发了,他和郑海洋和黄毛的联系和接触也少的可怜。我不得不相信,游利嘉他真的变了,变的我们都不认识了,变成了一个远在他乡的陌生人。

曾经六个人的快乐时光,现在只剩下了我,苏贞,郑海洋三个。虽然黄毛也偶尔和我们一起活动,但他每次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因为他三年大专毕业后顺理成章的接管了他爸的汽车配件生意。同时他还初步踏入了股市,成为了一名忠实的年轻股民。那时牛市的势头令很多不同年龄和背景的人纷纷一头扎入股海,不可自拔。黄毛就是其中一员。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行踪,让大家琢磨不透。即使好不容易约在一起玩,黄毛也是手机不离手,时刻关注着他的股票行情。

这样的状况时常发生,最后往往就剩我和苏贞他们两口子在一起,虽然是昔日闺密,但毕竟人家是情侣。我这个电灯泡老跟着,慢慢觉得有些别扭了。

为了尽量的给他们留私人空间,没有工作和学习任务的我,选择一个人坐着公车在Q市大街小巷溜达。然而很快我发现我根本没法独自一个人去这些地方,因为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每一寸空气,每一首老歌都残存着游利嘉的气息。到处都有刻下"JJ"标记的地方,那每一处标记都像极了刻在心上一道道班驳的疤痕。物是人非的每一个场景重现眼前,不敢去回忆又控制住不自主的去回忆。大脑里像是被人装了一台停不下的录放机。在这个生活过22年的城市,我觉得不再亲切,一阵阵抹不掉的关于初恋的痛将我深深的攫住。

我曾经单独试着问过苏贞,在郑海洋那有没有听到过关于游利嘉的现状。她轻描淡写的回答说"不是一直在上海上大学呢嘛!问他干什么?他把你伤的这么深,还是忘了他吧!"

从那之后,我没再向他们问起过关于游利嘉的消息。他消失的比当年小顺还彻底。小顺离开后,大家还时常提起他,很想知道此时小顺过的好不好。而游利嘉这个名字似乎完全被大家遗忘了,我有那么几次怀疑过此事,毕竟是曾经的发小和好友,又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不至于彼此这么绝情吧。可是就像苏贞说的"他把我伤的那么深,还是忘了他吧。"也许大家就是想让我尽快忘了他故意不提的。所有人都希望我好起来,我没有理由不好起来。

游手好闲了一个月后,我终于抵不住来自于各方的压力,打算去父母打通好关系的那个公司面试上班。

一大早,我站在公交车站上等车。远远的,我看见一个穿着制服拖着拉杆箱的空姐朝车站这边走来。她走路时那优雅高傲的样子让我不禁想起一个人,"陈思甜"。这个名字在我脑海中闪过,顿生慌乱,额头手心一阵冷汗后又仔细的看了看那个空姐,确定了不是她。

不过是失恋嘛!我莫非真中了毒,连大脑都不清晰了。这里是Q市,"不是上海。陈思甜是上海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难道以后每当我看到空姐打扮的人都会出现这种紧张慌乱的情绪?正在我默默嘀咕时,那个空姐走近了站在我面前看了我半天,然后不太确信的伸出手指指着我问"你是郁菁?"

"你是…?呀!席晓雪!怎么是你阿?你穿成这样,都认不出来了!"我们两个站在公交车站台上情不自禁的抱在了一起原地跳起来。

原来是我的小学同窗席晓雪。上学那会我们关系还不错,曾经还一起上台表演过节目呢。上学时她的长相并不起眼,只是皮肤比较白皙罢了。毕业之后多年不见,竟出落的这么亭亭玉立,端庄大方,想不到还做了空姐。

由于我们当天都有安排就没有多聊。我和席晓雪互留了联系方式,过了几天我们就约出来好好叙了个旧。聊了一些过去共同经历的儿时记忆后,晓雪问起了我的现状。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

"碰到你那天,我就是去现在工作的这个公司面试的,家里给安排的。专业根本不对口,一切都要重新学习。这不重要,主要是我实在不喜欢这个工作。"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工作?"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工作。我知道你肯定得说眼高手低的本科生最难伺候。我也知道这个,所以我决定先乖乖得呆在这个公司了。走一步看一步。真羡慕你阿!大学你就是学的这个专业吧?可以从事对口的专业同时也是自己喜欢工作,又可以到处旅游。真棒!"

"郁菁,你别把我们这工作想得这么美好,其实累着呢!"

"总比我学的这专业强吧!你再累能比出工程现场还累吗?实习时我们那条件可艰苦了,你那点皮毛的算什么?"

"我们这算皮毛阿?要不你来试试就知道了。"

"我倒想试呢。人家不要我阿。听说航空公司很难进的。"

"你当真也想进航空公司当空姐?不觉得屈才?"

"我哪有什么才好屈阿!不过说真的,你觉得我有戏吗?"

晓雪认真得想了一会问我"你英语水平怎么样?"

"还可以,大学四级。"

"这么给你说吧,进航空公司无非需要三项必备条件。首先是外型和身体健康。这两项排除的人最多。凭你的样貌身材和良好的身体健康状况,这项自然没的说。其次就是个人能力,一般空乘的学历只要求大专就可以了,你有本科学历还有英语四级,优势很大。最后一条,就是还要有点关系,你知道的在国内到哪都是这样。"

我听席晓雪细致的分析后,有点忧郁了。"看来我只差最后一条了。"

"笨蛋,你忘啦!我爸以前就是航空公司人力资源处的。现在已经是元老级干部了。帮你这个忙还不算太难哦!但主要还是得看你自己的表现和运气。目前公司总部引进好几架大飞机,正在全国范围招聘空乘呢!现在报名还不晚。"

"哇!晓雪,我今天真没白见你阿!我该怎么感谢你呢?"我激动的紧紧抱住了席晓雪的脖子。

"唉唉唉!你先别忙着激动,你还没问总部在哪里,就决定去了。"

"在哪都一样,反正现在在Q市呆的也挺没劲的,倒真不如换换环境,顺便换一下心境。总部在哪?"

"上海"

再次听到这个大城市的名字,我迟疑了一下"上海?"

"是阿,总部在上海。很多人都梦想去的地方。机型好,航线也好,待遇也高。"

席晓雪说的这些条件并不是我所看中的。上海对我来说是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熟悉是因为那里曾有我编织的和游利嘉在上海的浪漫之旅,他带我游玩大街小巷,一起走过曾在他的照片中出现的每个场景。然而那些高楼大厦也好,小巷弄堂也好,地铁车站也好,全都存在于我的想像中,我对上海的真实记忆只有那年的平安夜,在虹桥机场候机楼的玻璃窗外看到的那绚烂缤纷却又孤独的令人窒息的烟火。那里有我碎了一地的装满千纸鹤的大玻璃罐还有我碎了一地的心。所以同时它也是陌生的。陌生的到我甚至没有真正的走进过这个城市。

席晓雪看到我若有所思问道"怎么?你不喜欢上海?"

我从思绪中抽离出来,表情变得严肃而平静的回答"我的前男友在那里上学。"

"哦!你是不是还想着他阿?去上海正好,你们有机会再续前缘了。"

我摇摇头"不可能了,我和他完全没有联系了,除了知道他在上海。我想让自己变的更漂亮更有魅力,如果有一天可以在哪里遇到他,我要让他觉得后悔。"

"哦?你当真这么想。可我感觉你还爱他阿!"

"哎呀!说太远了阿,首先我得先成功的通过面试,才有后话阿。"

和席晓雪见面的当天我就向航空公司提交了报名申请表。很快我就收到了去上海面试的通知,提前我准备好了几身合适衣服和高跟鞋,穿上在家反复练习走姿和站姿还有中英文的自我介绍。临行前,我发现还少块手表,翻找抽屉时,我找到了游利嘉那年来东北学校找我时,曾经送我的圣诞礼物,一支天梭的手表,它依然光泽如新。游利嘉曾经试图送过我很多礼物,这块手表是我唯一收下的。曾经小铁盒里保存的和游利嘉有关每一件小物件连同他寄给我的信和照片通通被我用一把火烧成了灰烬,被浪花卷进了大海。这块表在那时得以留存下来,实属不易。以前我都不舍得戴,后来分手后我把它放进了抽屉,很少拿出来。因为害怕睹物思人。

现在我决定从此一直戴着它,我就做个爱情傻瓜,怎么了?还爱着他,怎么了?我就睹物思人了,怎么了?我可以骗任何人说,我可以忘记游利嘉,但终究骗不了自己。

当到了航空公司的空乘招聘现场,我被遍地人头攒动景象吓了一跳。原来怀揣空乘梦想的年轻女孩这么多。形单影只的我夹杂在一片完全听不懂上海话中间,不知所措的看着周围一切。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被现场混乱紧张的景象影响。因为我想成功,我想成为空乘,我想留在上海。

其实,招聘空乘的面试远比我想像的还复杂。不管是运气好也罢,自己的条件和能力也罢,我顺利的通过了层层选拔,从初试,复试,体检,到最后的全面审核。后来想来,这就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

在家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我收到了去上海培训的通知。我整理行李时,我把那本曾经写了和游利嘉的故事的咖啡色笔记本,放进了箱子。我决定即使没有他的日子,我还要继续写。写我一个人时的故事,写每当想起他时的心情。

不管以后游利嘉会不会看到我后来写的这部分。就当写给自己的,因为身在异乡的日子远比想像中孤独。后来我带着这个笔记本去过无数个陌生的城市,睡过无数张陌生的床,在无数个陌生的夜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时,我都会拿出它写上当时的心情。

天空突然下雪

慢慢堆积草丛间

就像我对你的思念

日复一日从不搁浅

处在不同地点

时差分隔地和天

纵然这一切太遥远

对你的爱从没改变

陌生的人

陌生的脸

陌生的城市

在异乡的夜

和我同行是我长长身影

而你只是回忆

陌生的床

陌生的被

陌生的房间

想着你的夜

反反复复回想你的从前

才能合眼 安心入眠

走过越多的路,看过越多的风景,遇过越多的人,越发疑惑:世界之大,为何我们会相遇,为何我偏偏爱上你。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dscs/14/112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