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重生

最强修罗幻神 第七百五十章_覆盖

林承文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退缩了。因此,荒山下的枯叶应该被关闭,然后卷下,也许……”

还是砰的一声?

朱桥问。

林成想了想,然后说:“也许这种压力以前不是第一次爆发,而是经常爆发,而且已经发生过几次甚至更多……”

竹巧欧文的舌头立刻回答:“你是,正如我刚才所做的,枯叶覆盖在山坡上,用生命的气息一片一片地抹去了吗?”

“没有这些机会也不行!”

林成感到周围压力的漠不关心,说:“无论是存在的还是某种珠宝,都可以继续施加压力,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不时爆发,带来力量和活力。”

“如果你这样做,山上有什么宝藏?”朱乔吃惊地问。

“还不知道。”

林成摇了摇头说:“恰恰相反,我对这座贫瘠的山更感兴趣。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山岳……”

“啊!”

林成的话突然停止了尖叫。

林成和朱子桥都看着对方,跟着声音走。

尖叫声从山顶传来。当时他们离山顶还很远,看不到山顶的情况。

“顶部似乎略有变化。”

朱桥说:“曾川遇到敌人了吗?还是遇到了可怕的生活?”

林成想了想,说:“我们去看看。”

他用手背把直升机拿开,握在手里。

两个人飞奔着,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山顶。到那时,他们的速度比以前慢得多。

因为山顶的压力已经上升了好几次。

同时,林成和他的妻子看到了山上的情况,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个相对平坦的地方,在一座贫瘠的山顶上。

从远处看,两个人发现山顶上站着一群人。这些人被分成几个营地,住了几个小时。例如,在面对一个大敌人时,他们被清楚地分开,互相保护。

“看来这是万剑中人和常胜门人,同一个宗族的战士似乎都受苦了!”

竹乔低声说。

其中一个对抗是邹元兴。林成想在人阿民中看到周川和苏明生,以及另一支战士队伍。

这与易宗人的对峙是一条双向的街道,林成正穿着衣服看着我们,这两个方面都是万建中人和常胜门人。

但当林成皱着眉头的时候,看到一宗的几个士兵都受伤了,可能已经受伤了。

而且,常胜门的人对同一个宗族的人来说更痛苦。乍一看,你看不到少于十二个受伤的人。

“看这些情况,似乎常胜门和义宗人都在为万建中人做准备。”班布斯皱着眉头,山顶上有二三百人。它们几乎填满了稍平坦的区域,三面之间的气氛非常凝重,有时它们会划出剑来画十字。

这显然不是件好事!

尤其是看到万建中的人,脸上有傲慢的色彩,而其他两个宗族则盯着穿万建中的人,这让竹子起了皱纹。

他对万建中的人阿民没有感情。

“赵周阳,你万建中太占上风了!”当时,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我们三个前门早就同意来这里参观秘密的土地了,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朝我的长寿之门开枪呢?”

林成发现说话者是常胜门的第一个,他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有一盒枪,像两半,脸上很生气。

“好笑!”

叫赵周阳的万建中笑不出来。他是个优秀的战士。他只有十七十八岁左右。但从远处,我能感觉到冠军的力量对这里的人阿民的强大运动。显然,他一定有很大的权力。

以前,林成曾见过秘密世界之外的人。当时他很惊讶,万建中,一个如此强大的皇帝,派了一个年轻人来领导一个团队。你可以想象这个年轻人什么都不是。

“哇?“嘿!

在长胜门的头上,他看到了对岸轻蔑的笑容,突然,他的脸变得又黑又怒。

“我太可笑了!”

赵周阳笑道:“乔燕福,你的长胜门不是申通的一大法力,而是我的万剑中,叫它一大门?”

“你。”

乔燕甫文的舌头当时是红色的,眼睛里带着愤怒的表情,“赵周阳,你在万建中有多少神奇的力量?”

赵周阳笑着说:“一个够了,我们的祖先万建中弘可以永远推你!”

哼!

乔艳富对赵若阳的卑鄙言辞很生气。他突然走上前,怒气冲冲地说:“不管你的衣服多结实,他都得到这儿来。赵周阳,我今晚试试。你的骄傲来自万建中?”

哎呀!

当他说这句话时,赵周阳登的脸变黑了,他冷冷地说:“乔燕福,你想开始吗?”如果这些人说不出来,你就得仔细考虑!你够强壮的,你能保护你身后的切肉吗?”

“哈哈哈。”

万建中的战士听到了语言,开始大笑。

脂肪!

“你的万建中才能是第一把肉糜!”

“如果我们幸运的话,我们会和他们一起回来的!”

站在乔岩后面的人已经很生气了。那一刻,他们听到赵周阳的屈尊话,非常生气,心情很好。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拔枪从后面杀了万建中的人。

乔艳全场福的脸有多难看?他愤怒的眼睛盯着赵周阳。但他并没有愤怒地攻击赵中阳。

乔师傅和弟弟,我们走吧。我们在这场战争中都死了,这是一件大事,根本没有冒犯我们!

“我们可能会死,但我们不能让老师感到困惑和羞愧!”

看到乔延福没有动弹,不是他身后所有的战士都能停止哭泣。

赵周阳握着双手和肩膀,脸上带着轻蔑的神色,眼睛里闪现出轻蔑的神色。他们的长生门战士,他毫不犹豫地看着自己的眼睛。他击落了乔艳阿福。所有这些常胜门战士都很容易被杀死。

赵周阳,你想这样做吗?最后,乔艳阿福张开嘴,冷冷地问道。

赵周阳闻了闻那舌头,看着她的眼睛。他知道只要乔延福不笨,他就会变软。

“只是,这座贫瘠的山是我万建中第一次探索的,走吧,轮到你了!”赵周阳启蒙。

“哇?“嘿!

“你以为你是谁?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乔艳富还没开口,身后的战士就立刻怒气冲冲地喝了一杯,赵中阳显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太专横了。

“来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在一起。现在,要么你一个人下山,要么我和我的老师我的兄弟们亲自送你下山!”赵周洋道:“两条路,你选!”

“如果我不选择任何一种方式呢?”乔艳说冷。

“这不是我缺乏感情。”

赵周阳的脸很冷,他冷冷地说:“这是个警告,但如果你们不认识,他们不会说我不认识!”

乔艳阿福冷冷地开玩笑说:“赵周阳,如果你想把我从常胜门推出去,你可以尽最大努力去对付同一个家族的人。你可以垄断这座贫瘠的山峰而不释放灰暗的能量。你真有个好主意!”

赵周阳的脸沉了下去,但乔燕福把他砍掉了。

邵氏。

乔延福回头看了看邵元兴,他已经戴上了脸,什么也没说。郎胜说:“赵周阳觉得自己很聪明。他是个好主意。邵石不会看不起我们的。他知道邵氏要做什么吗?”

哼!

赵周阳打鼾道:“乔燕福,你已经是一家人很久了,你是一群本地的鸡和土狗,探索这座荒山毫无意义!”

脂肪!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dscs/08/70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