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重生

曾经牵扯的红线 第十三章_某X

“桔梗姐姐,四周没有河流,你稍微等一会儿,我去偷西瓜。”

今日几个人驻扎的时间显然比平时晚了些,等好不容易收拾好一切,几个人肚子都有些饿了,当然,要除去不需要吃东西的桔梗,还有绷着脸看不出神色的杀生丸。

除此之外,就连死魂虫都靠在桔梗的肩上,无可奈何地耷拉着脑袋,好不疲倦。

玲回过头,冲桔梗朗声说道。

话音刚落,她便回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迈开脚步,大步朝不远处的一块西瓜地跑去。

这一带的土地坑坑洼洼地,玲跑起来也显得有些踉跄。

“小心点。”

桔梗下意识地叮嘱道。

未等她的话说完,一个矮小的声音便冲了出去。

“跑慢点,玲,慢点跑。”

邪见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一边跑还不忘一边大声地叮嘱道。

“知道了,邪见爷爷!”

玲回过头,朝身后追赶着自己的邪见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转过身,再次大迈步往前跑去。

望着不远处两人欢快的身影,桔梗轻轻地笑了。

忽然,她的笑意凝结了,换上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孔。

她站起身,没有回头,却依然敏锐地感受到了背后冰冷的视线。

“怎么了,杀生丸。”

她说道。

回应她的是只有不远处的虫鸣。

“难道,你还在为我救人的事烦心吗?”

回应她的,除了虫鸣之外,还添加了青蛙的啼叫。

“或者是说,你觉得我们两个人有可能?”

她笑了,此刻的她与初见的时候心境大不相同。

当初是刺探,是讽刺,是轻蔑,而现在,纯粹就只是调侃了。

并肩作战这么久了,两人之间也逐渐建立起了一丝略有略无的信任。

“咯咯咯!”

回应她的,只是不远处公鸡的打鸣声。

桔梗收敛笑意,回过头。

意料之外地,她笔直地对上了身后杀生丸的视线。

那样冰冷,那样不近人情。

“我没有那么无趣。”

他淡然地说道,点到为止,不带任何情绪。

他直起身子,站起身来,安静地看着不远处,没有再说话。

“喔。这样。”

桔梗撇开了眼神,说道。

美丽的脸庞上,是与他如出一辙的冰冷和寒意。

两人都沉默着,空气中,有什么在渐渐凝结。

死魂虫上下飞舞着,摇摆着,无措极了。

“啊!!!!!!!”

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叫。

“玲!”

桔梗喃喃道,回过头,想要提醒身后的杀生丸时,身后那个雪白的身影却依然不在了。

只留下他身上淡淡的寒梅的香气,还萦绕在鼻翼。

桔梗愕然,微愣了片刻,又很快直立起上身,打探起西瓜地那边的情况。

不远处的草丛中,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中间狼狈地钻出来。

是邪见。

“杀生丸少爷!杀生丸少爷!”

他支着人头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惊慌失措地抬起头,原本预想的那个雪白的身影却已然不在面前了。

“他走了,去救玲了。”

桔梗平静地说道,她从篝火旁站起,一步一步,走近邪见。

身侧的死魂虫飞舞得很快,曝露了她内心深处的不安。

“发生什么事了。”桔梗伸出手,扶住有些站不稳的邪见,关切地问道。

“风,是风。”

邪见喘着粗气,俯下身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他的身上,衣服上,四处都是风刃伤害的痕迹,看上去狼狈极了。

“是神乐!神乐带走了玲。”

神乐!

桔梗眼眸微眯。

这次,是神乐自身的意愿,还是……

奈落,你又想做什么。

桔梗手脚麻利地拿过一旁的弓箭,扶起邪见,把他抱到阿牟身上去。

“带我去刚才玲被带走的地方!快!”

她说道,语气中带着让人无法否定的坚决。

“方才玲就是在这里消失的?”

桔梗弯下腰,捡起散落在一旁的玲的发带,头也不回地问道。

漆黑深夜的西瓜地,诡异地安静得可怕。

就连本应喧闹的蚊虫也仿佛沉睡了一般,不再发出鸣叫。

“是的。”

邪见伸出手,从口袋中取出手帕,擦了擦面上的泪水,还有奔腾不止的鼻涕。

他瞪圆了大大的眼睛,哀嚎着,“呜,玲啊!”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桔梗眯起眼。

虽然被隐藏的很深,但是,总感觉,这里有什么东西。

“不要说话。”

桔梗低声叮嘱了身后的邪见一句。

邪见点点头,可怜巴巴地浑身抽了抽,再次擦了遍鼻水,这才彻底安静了。

桔梗闭上眼眸。

清凉的月光挥洒在她的身上,圣洁而美丽。

她微张着嘴,仿佛在念叨着什么。

死魂虫围绕着她,有规律地律动着,似乎也在附和着,施行着什么。

忽然间,桔梗眉间一皱。

只见她手脚麻利地抽身往后一迈步,右手飞快地伸向身后的箭筒,取出一支竹箭,搭在弓上。

她微眯着眼睛,弓箭指向的方向随心中所想而移动着。

缓慢地调整了呼吸,终于,确定了竹箭的方向。

她微一迟疑,手中弓箭一松,呼啸而去。

普通威力的一支破魔之箭横空而去,射向了西瓜地里的一只西瓜。

竹箭箭身显现擦过西瓜,击中了西瓜旁的一只僵直的蜘蛛。

蜘蛛应声倒地,空气中,一抹灰黑色的浓烟渐渐蒸腾。

结界被解除了。

“玲!”

邪见惊叫一声,往前冲去。

方才那硕大圆润的西瓜,已然变回了身材娇小的玲的模样。

玲蜷缩在那儿,不知为何只穿了白色的里衣,睡得真香。

“唉,真是不让人放心的家伙。”

邪见这才放下心,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栽坐下来,心道原来只是一只小妖作乱。

月光下,琥珀手中抱着昏迷的玲,一下一下地往前跳去。

眼见着他就要慢慢离开了。

忽然,一个雪白的影子闪现在面前。

随之,一个极有威力的剑招便应运而出,毫不留情地朝他劈来。

杀生丸。

琥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身子一轻,后空翻躲过剑招,往后站稳。

他僵硬地看着他,与他的坚定不同,他的面上实实在在地一点表情都没有,全是僵直的,仿佛一个傀儡一般。

他伸出手,因为心知自己远远不是面前的杀生丸的对手,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的玲,挡在自己面前,作为活生生的挡箭牌。

玲随着他的动作晃动着,脑袋耷拉着,好不可怜。

杀生丸眉间一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飞身上前,挥舞着刀,转瞬间,便出现在了琥珀的面前。

他挥起刀,眼看就要朝琥珀的面门挥去。

多亏四魂之玉的辅助,琥珀的反应也不慢,他飞身往后,凌空挥去弯刀逼退杀生丸。

眼看威力非同一般的杀生丸是如何也不可能战胜的了。

他右手往前一抛,手中的玲在空中划过一个美丽的弧线,最终稳稳当当地落在了杀生丸的怀中。

琥珀转过身,抓住了这一个时间间隔,头也不回地往后跳去。

不一会儿,他那纤弱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浓黑的夜幕之中。

“玲。”

“玲。”

杀生丸抱着手中的玲,试探性的摇晃了几下,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杀生丸眉间微皱,思索了一会儿。

夜风萧瑟,他袖口的梅花显得格外傲人美丽。

怀中的玲却还是毫无动静,就如死去了一般。

杀生丸看向玲,他当机立断地一挥手,怀中的玲转瞬间变作了一件衣服,玲的衣服。

桔梗……

杀生丸回过头,看向身后远处的那块西瓜地所在的地方,心中蒙上一层不安。

他往后退一步,右脚点地,再次迅猛的飞了出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dscs/08/174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