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重生

匆匆那些年 第14章 相处1

等何言小脸通红的跑回来时,只剩下蒋正逸一个人原地看着她,三秒钟之后,他接过何言手中的宣传册,大步向着马路另一边走去。

何言一直默默的跟着他,大气都不敢喘,她知道自己刚刚的分组让蒋正逸心里很不平静,可是没办法,谁叫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样呢。况且,被敌人藐视是种比失败更伤自尊的事情。

"蒋正逸,你能不能走慢一点?"何言跟在他身后,实在忍不住了。

蒋正逸突然停了下来,何言本来就和他保持小距离的碎步快走着,没来得及停住脚,实实在在地撞到了蒋正逸身上,可能是体积和体质的缘故,蒋正逸纹丝不动的站着,何言却被反弹甩在了地上。

"嗳哟!屁股痛!"何言用十分痛苦的表情看着蒋正逸,等待着他伸出援助之手,但,男生之间的流言:蒋正逸就是粪坑里的石头这句话说的简直就是真理,他只丢下句,"我去替你请假,今天你回学校休息吧。"然后头也不回的从何言身边一跨而过。

"等一下!"何言利落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势头说,"I am fine!"

"那就跟上。"蒋正逸依旧面无表情的向前走了。

碰见这样的人,这可难倒了从小就爱争强好胜的何言,但同样也挑起了她那颗蓬勃着逐渐变大的好奇心。

不就是筹款吗?蒋正逸之所以走这么快,不就是怕天黑前筹不到四百元钱么,这有什么难。何言这样想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她越过蒋正逸,从他手里一把夺过那些宣传册,信心满满的说,"交给我就行了。"

"那好,我去帮帮其他人。"蒋正逸使用的战术是三十六计中的走为上计,何言很久都没反应过来,等她恢复理智想要出手阻截时,蒋正逸已经消失在街角转弯的地方。

眼见就要到集合的时间了,何言看着怀里的一大堆宣传册暗自发愁,她没记错的话,今天她连一份都没发出去呢。

"叔叔阿姨大家好,我们是在校学生,为了给山区小朋友送温暖,今天在这里筹集善款,希望您可以献出一份爱心,为社会的建设出一份力。"杨筠初和徐忱在小区里已经提前完成筹款任务了,看着爱心信箱里的钱越来越多,徐忱笑着说,"以前每次和你出任务,我们组总是最顺利的。"

"多亏了你啊,徐天才。"杨筠初知道徐忱是想要夸赞她,但她调准方向,抢了这个先机。

徐忱笑而不语,路过咖啡店时买了杯红茶拿铁递给杨筠初,"热的,暖暖手。"

杨筠初隐约记得,在台湾做义工时候,有次出去吃东西,她点过红茶拿铁,现在想想,徐忱的记忆力和细心,真是出众的。

杨筠初笑了笑,问道,"我记得你是上海人,比我年长四岁,研究生考试的分数应该不低吧。"

"你记的都对。"

事实上,徐忱当时的分数完全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但是阴差阳错,来到了G大。至于他和蒋正逸是如何认识的,想必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京,八杆子打不着啊。其实根据徐忱回忆,他们俩也是在四年前认识的,不同于杨筠初,他和蒋正逸是在全国物理大赛培训课上因为钻研理工科并且相互欣赏,结交成为朋友的。

"怎么学了金融?"杨筠初不解。

这应该也算是徐忱的无奈吧,他家里从爷爷那代起就是商人,父亲把希望又寄托在他身上,即使他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只能选择金融专业。

杨筠初明白,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就像她男朋友宋秩远似的,为了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只身前往上海学习,人只要活着,就要背负很重的责任,大多数时候,都不能随心所欲。

"你呢?怎么选择环境?"徐忱同样好奇。

"因为一句话。"

原来一句话可以改变一生,徐忱饶有兴味的看着杨筠初,第一次见到这女孩的时候,他就觉得她是与众不同的,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答案。就像她柔弱安静的外表下,是一颗坚韧无比的内心,在台湾义工期间,在山上她可以为了照顾小动物48小时不眠不休,还能够持续两个星期只吃咸菜白粥,所以,她是那期志愿者中唯一的一个女生。

徐忱隐约中看到了她强大的精神世界,但只有一瞬间。

眼见天就要黑了,何言只筹到了一小半的善款,她冻得脑袋晕晕一直流鼻涕,从衣兜里掏出诺基亚的直板手机,想要打给杨筠初,谁知道刚一按键,手机就没电了,这下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何言抱着宣传册瑟瑟发抖,她刚明白,只要遇到蒋正逸,她就会一败涂地,而且,毫无翻身的机会。

一想着他毫不留情就把自己甩在了路边又冷又饿,不由自主的,何言眼睛就湿润了。

"喂,回去吧。"寻着声音抬头望去,路灯下是一张处于阴影中的脸,但熟悉的身形告诉何言,来的人是蒋正逸。

此时,何言突然感觉很委屈,前所未有的委屈,就算是小时候表妹冤枉她挨打时都没这么难过,她看着蒋正逸,突然悲伤的哭了起来。

蒋正逸属于典型的理科男,本来处理这类问题就木讷,碰上女孩子哭更是手足无措,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抽泣着的何言披上,默不作声的陪着。

半晌,何言抬起头,泪眼婆娑的问,"你冷吗?"

蒋正逸摇摇头,他像是纠结了很久,看着何言一字一句地说,"何言,谢谢你。"

何言吃惊,难道被他看穿了,可是自己明明隐藏得很好啊,就连100米以内她都没出现过。

蒋正逸还没说完,"我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你总介绍朋友去我母亲店里买东西,真的谢谢你,但请你以后别这样做了,我不想和无关的人有过多接触,你之前的道歉我接受,自此咱俩互不亏欠。"

这是蒋正逸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何言听着,心里却越发的难受。

这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吧。

何言看着他不说话,路上的车辆和行人依旧有规律的流动着,只有他们俩静止,看着对方无动于衷。

蒋正逸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脚,从兜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强装着笑了笑,"善款筹集了,你不用难过了。"

原来失踪的这些时间里,蒋正逸一个人跑遍了周围的好几条马路,筹够善款后没顾得了休息半分钟就跑回来找何言,本想一回来就告诉她的,没想到是现在的结果。

何言擦了擦眼泪,虽说很委屈,但听了这话心里还是有些小温暖的,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她沙哑着声音说,"以后,我们能不能好好相处?"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dscs/03/282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